彼岸有芒35、失踪



  前情回顾:

  季慕辰到了哈尼连锁超市,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结束了总经理洛文泽的纠纷。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洛文泽看着哈雯雯仓惶离开,对季慕辰从心里生出一股服气之感。

  洛文泽打算从书柜里拿出上等的咖啡招待这个少东家,在他把手刚伸进书柜里,就看到季慕辰对他摆了摆手:“算了,你的好东西不多,留着给女朋友吧!”

  季慕辰一句话说得洛文泽一脸燥红,真心话,这咖啡,的确是专为女友准备的。

  洛文泽惊讶地望着季慕辰,似乎在疑问着,这信息为什么就可以查出来。

  “不奇怪,你是孤儿,父母均已不在人世,你把这咖啡保存得如此机密,除了你认可的女友,还会有谁有这福气呢?”季慕辰笑着解释。

  “问个问题?”洛文泽挣扎了许久,才把这句话从口中冒出来。

  “说。”季慕辰好笑地回望着洛文泽,“我猜下,你是不是想问,我对哈雯雯说的那些话,有几分是真的?”

  洛文泽再次吃惊,心里的这些小九九,被他猜得这么精准!

  洛文泽心里的服气劲儿又生出一层!

  季一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季慕辰向门口走去,丢子一句拽文的老曹的词:“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嘿嘿,好好学!”季一和捶了一下洛文泽的肩膀,紧跟着季慕辰离开这间办公室。

  2

  回到车上,季慕辰并没有看到林晓棠,就把质疑的眼神丢给了季一和。

  车子还没有发动着,季一和感受到季少的凛冽眼神,赶紧回答:“少夫人的按摩,还需要一段时间,说是让我们结束工作了再去接她。”

  “嗯。”季慕辰应了一声,又吩咐下一处地点,“北区。”

  车子发动,驶离哈尼。

  季一和也是好奇的主儿,对于自己新服务的少东家,他还有很多好奇:“你真的要养着那个哈雯雯的孩子?”

  季慕辰不理他。

  车子飞速行驶在哈都市区的道路上。

  季慕辰眼前浮现出林晓棠在按摩院下车时往里面进的决绝模样。

  棠棠生气了,这事儿很严重。

  自己在哈雯雯面前的说法,棠棠在场的话,会是怎样的反应?

  季慕辰自己脑补了林晓棠面对哈雯雯的情景,身子兀自打了一个激灵。

  幸好,没有让棠棠跟着一起去!

  季慕辰为自己的这点先见之明点赞,不过,棠棠的情绪还得好好安抚,把这点小生气消退掉,才是王道。

  要怎么做,季慕辰命令自己认真想想。

  让棠棠开心,才是最大的事情,不然,自己回到季家的意义和作用就完全消失,那样太得不偿失。

  这样想着,季慕辰接下来的工作处理得更是雷厉风行,每个工作地点待的时间均不超过十分钟,完全没有在路上奔驰的时间多。

  尽管这样,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把哈都的商场超市问题解决掉。

  结束一切,这才快马加鞭地往按摩院那里赶过去。

  3

  季慕辰走进按摩院的时候,里面挺热闹。

  用眼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林晓棠,季慕辰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季一和立马就把负责人找到:“少夫人呢?”

  这位三十出头的负责人抚着额头想了下:“想起来了,少夫人做完按摩之后,已经独自离开了啊!”

  季慕辰一听,风一样旋了过来:“独自离开?我把人送进来,怎么交待的?”

  一句话吼完,人又往门口飘:“祈祷她没事!否则,你们全都不得好过!”

  可是,偌大的哈都,如何找得到对这里极为陌生的林晓棠呢?

  季慕辰的双眼就这么几分钟功夫,就已经充血,红得可怕!

  季一和立马安排人手开始寻找!

  十多分钟后,一群人从按摩院外的路口视频里,看到了林晓棠上了一辆出租车,顺着哈明路往北驶去!

  无论是季慕辰,还是季一和他们,都只是看到了车子,却看不清车牌号!

  难道他们有意识地套了牌号,故意不让人看得清楚?!

  “棠棠,你为什么不等我?因为我没让你一起去,你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吗?”季慕辰两手抱着头,口中喃喃地追问。

  无意识地,季慕辰碰到了手腕上的腕带,它却自己嘀嘀嘀地响起来!

  这响声,使得季慕辰双眸发亮:“一和,少夫人的项链还有耳钉戴了吗?”

  季一和茫然:“戴没戴你不知道?我都不敢看一眼季夫人,又哪里知道?”

  “算了,我知道了!”季慕辰说完,又一阵风似的,往保镖们手里的笔记本那边掠去。

  4

  项链还有耳钉,是季慕辰学习了跟踪技能之后,做出来的第一款微型定位仪,并且是子母式的,当项链里的芯片受到破坏后,耳钉里的芯片才会启动,继续作用。

  无论是项链里的,还是耳钉里的,电子元件的外围上,都刻着LJ翻身背靠的字样,两个字母后背相依着,取意为信任,可以放心地把后背留给对方。

  季慕辰打开主页面,明显看到项链已经失联,只有耳钉还在起着作用。但是,信号很差,说明棠棠人已经不再市区,至少在郊区。

  就在季慕辰紧盯着屏幕寻找具体位置的时候,季一和那边喊起来了:“季少,在南郊那家废弃的化肥厂!”

  季慕辰一下子便窜了起来,咬着牙,低吼了一嗓子:“走!”

  这一声吼,带着无尽的怒火,带着无尽的威严,也带着必定要带着棠棠回来的决心!

  季一和他们一群人,也被这一声吼,吼得通身紧绷起来:“这季少,终于发了一回飙!”

  见识了真功,才会有死心塌地跟随的行动!

  5

  一行人风驰电掣,用闪电般的速度往南郊化肥厂驶去!

  季慕辰跑在最前边,论找人心切,毫无疑问他是第一个,自然就跑在最前边。

  从按摩院到那个化肥厂,至少也是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愣是被他二十分钟赶到了!

  刚到门口,机器还没有熄火,季慕辰就跳了下去,气都不喘一口,就对着院子里大喊:“棠——棠——,林——晓——棠——”

  刚喊完,就有一道嬉笑的女声传了过来:“你的速度蛮快的嘛!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季慕辰扭着头,四下寻找这个脆脆的女声,可是,徒劳无功,那个声音看不到。

  “我的任务完成,不陪你咯!”随着这声音,一个影子刷一下从季慕辰头顶略过,落到大门外,钻进季慕辰刚才停的车子里,钥匙一动,就跑路了。

  季慕辰攥着拳头,虚空地打了一拳,咬牙切齿地说一句:“Shit!”

  季一和飞一般往前赶,也是眼睁睁看着车子飞离,却又无可奈何,季慕辰的仓促和着急,却也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96

  涅阳三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4.0

  2019.07.21 06:48

  字数 2263

  前情回顾:

  季慕辰到了哈尼连锁超市,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结束了总经理洛文泽的纠纷。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洛文泽看着哈雯雯仓惶离开,对季慕辰从心里生出一股服气之感。

  洛文泽打算从书柜里拿出上等的咖啡招待这个少东家,在他把手刚伸进书柜里,就看到季慕辰对他摆了摆手:“算了,你的好东西不多,留着给女朋友吧!”

  季慕辰一句话说得洛文泽一脸燥红,真心话,这咖啡,的确是专为女友准备的。

  洛文泽惊讶地望着季慕辰,似乎在疑问着,这信息为什么就可以查出来。

  “不奇怪,你是孤儿,父母均已不在人世,你把这咖啡保存得如此机密,除了你认可的女友,还会有谁有这福气呢?”季慕辰笑着解释。

  “问个问题?”洛文泽挣扎了许久,才把这句话从口中冒出来。

  “说。”季慕辰好笑地回望着洛文泽,“我猜下,你是不是想问,我对哈雯雯说的那些话,有几分是真的?”

  洛文泽再次吃惊,心里的这些小九九,被他猜得这么精准!

  洛文泽心里的服气劲儿又生出一层!

  季一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季慕辰向门口走去,丢子一句拽文的老曹的词:“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嘿嘿,好好学!”季一和捶了一下洛文泽的肩膀,紧跟着季慕辰离开这间办公室。

  2

  回到车上,季慕辰并没有看到林晓棠,就把质疑的眼神丢给了季一和。

  车子还没有发动着,季一和感受到季少的凛冽眼神,赶紧回答:“少夫人的按摩,还需要一段时间,说是让我们结束工作了再去接她。”

  “嗯。”季慕辰应了一声,又吩咐下一处地点,“北区。”

  车子发动,驶离哈尼。

  季一和也是好奇的主儿,对于自己新服务的少东家,他还有很多好奇:“你真的要养着那个哈雯雯的孩子?”

  季慕辰不理他。

  车子飞速行驶在哈都市区的道路上。

  季慕辰眼前浮现出林晓棠在按摩院下车时往里面进的决绝模样。

  棠棠生气了,这事儿很严重。

  自己在哈雯雯面前的说法,棠棠在场的话,会是怎样的反应?

  季慕辰自己脑补了林晓棠面对哈雯雯的情景,身子兀自打了一个激灵。

  幸好,没有让棠棠跟着一起去!

  季慕辰为自己的这点先见之明点赞,不过,棠棠的情绪还得好好安抚,把这点小生气消退掉,才是王道。

  要怎么做,季慕辰命令自己认真想想。

  让棠棠开心,才是最大的事情,不然,自己回到季家的意义和作用就完全消失,那样太得不偿失。

  这样想着,季慕辰接下来的工作处理得更是雷厉风行,每个工作地点待的时间均不超过十分钟,完全没有在路上奔驰的时间多。

  尽管这样,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把哈都的商场超市问题解决掉。

  结束一切,这才快马加鞭地往按摩院那里赶过去。

  3

  季慕辰走进按摩院的时候,里面挺热闹。

  用眼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林晓棠,季慕辰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季一和立马就把负责人找到:“少夫人呢?”

  这位三十出头的负责人抚着额头想了下:“想起来了,少夫人做完按摩之后,已经独自离开了啊!”

  季慕辰一听,风一样旋了过来:“独自离开?我把人送进来,怎么交待的?”

  一句话吼完,人又往门口飘:“祈祷她没事!否则,你们全都不得好过!”

  可是,偌大的哈都,如何找得到对这里极为陌生的林晓棠呢?

  季慕辰的双眼就这么几分钟功夫,就已经充血,红得可怕!

  季一和立马安排人手开始寻找!

  十多分钟后,一群人从按摩院外的路口视频里,看到了林晓棠上了一辆出租车,顺着哈明路往北驶去!

  无论是季慕辰,还是季一和他们,都只是看到了车子,却看不清车牌号!

  难道他们有意识地套了牌号,故意不让人看得清楚?!

  “棠棠,你为什么不等我?因为我没让你一起去,你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吗?”季慕辰两手抱着头,口中喃喃地追问。

  无意识地,季慕辰碰到了手腕上的腕带,它却自己嘀嘀嘀地响起来!

  这响声,使得季慕辰双眸发亮:“一和,少夫人的项链还有耳钉戴了吗?”

  季一和茫然:“戴没戴你不知道?我都不敢看一眼季夫人,又哪里知道?”

  “算了,我知道了!”季慕辰说完,又一阵风似的,往保镖们手里的笔记本那边掠去。

  4

  项链还有耳钉,是季慕辰学习了跟踪技能之后,做出来的第一款微型定位仪,并且是子母式的,当项链里的芯片受到破坏后,耳钉里的芯片才会启动,继续作用。

  无论是项链里的,还是耳钉里的,电子元件的外围上,都刻着LJ翻身背靠的字样,两个字母后背相依着,取意为信任,可以放心地把后背留给对方。

  季慕辰打开主页面,明显看到项链已经失联,只有耳钉还在起着作用。但是,信号很差,说明棠棠人已经不再市区,至少在郊区。

  就在季慕辰紧盯着屏幕寻找具体位置的时候,季一和那边喊起来了:“季少,在南郊那家废弃的化肥厂!”

  季慕辰一下子便窜了起来,咬着牙,低吼了一嗓子:“走!”

  这一声吼,带着无尽的怒火,带着无尽的威严,也带着必定要带着棠棠回来的决心!

  季一和他们一群人,也被这一声吼,吼得通身紧绷起来:“这季少,终于发了一回飙!”

  见识了真功,才会有死心塌地跟随的行动!

  5

  一行人风驰电掣,用闪电般的速度往南郊化肥厂驶去!

  季慕辰跑在最前边,论找人心切,毫无疑问他是第一个,自然就跑在最前边。

  从按摩院到那个化肥厂,至少也是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愣是被他二十分钟赶到了!

  刚到门口,机器还没有熄火,季慕辰就跳了下去,气都不喘一口,就对着院子里大喊:“棠——棠——,林——晓——棠——”

  刚喊完,就有一道嬉笑的女声传了过来:“你的速度蛮快的嘛!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季慕辰扭着头,四下寻找这个脆脆的女声,可是,徒劳无功,那个声音看不到。

  “我的任务完成,不陪你咯!”随着这声音,一个影子刷一下从季慕辰头顶略过,落到大门外,钻进季慕辰刚才停的车子里,钥匙一动,就跑路了。

  季慕辰攥着拳头,虚空地打了一拳,咬牙切齿地说一句:“Shit!”

  季一和飞一般往前赶,也是眼睁睁看着车子飞离,却又无可奈何,季慕辰的仓促和着急,却也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前情回顾:

  季慕辰到了哈尼连锁超市,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结束了总经理洛文泽的纠纷。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洛文泽看着哈雯雯仓惶离开,对季慕辰从心里生出一股服气之感。

  洛文泽打算从书柜里拿出上等的咖啡招待这个少东家,在他把手刚伸进书柜里,就看到季慕辰对他摆了摆手:“算了,你的好东西不多,留着给女朋友吧!”

  季慕辰一句话说得洛文泽一脸燥红,真心话,这咖啡,的确是专为女友准备的。

  洛文泽惊讶地望着季慕辰,似乎在疑问着,这信息为什么就可以查出来。

  “不奇怪,你是孤儿,父母均已不在人世,你把这咖啡保存得如此机密,除了你认可的女友,还会有谁有这福气呢?”季慕辰笑着解释。

  “问个问题?”洛文泽挣扎了许久,才把这句话从口中冒出来。

  “说。”季慕辰好笑地回望着洛文泽,“我猜下,你是不是想问,我对哈雯雯说的那些话,有几分是真的?”

  洛文泽再次吃惊,心里的这些小九九,被他猜得这么精准!

  洛文泽心里的服气劲儿又生出一层!

  季一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季慕辰向门口走去,丢子一句拽文的老曹的词:“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嘿嘿,好好学!”季一和捶了一下洛文泽的肩膀,紧跟着季慕辰离开这间办公室。

  2

  回到车上,季慕辰并没有看到林晓棠,就把质疑的眼神丢给了季一和。

  车子还没有发动着,季一和感受到季少的凛冽眼神,赶紧回答:“少夫人的按摩,还需要一段时间,说是让我们结束工作了再去接她。”

  “嗯。”季慕辰应了一声,又吩咐下一处地点,“北区。”

  车子发动,驶离哈尼。

  季一和也是好奇的主儿,对于自己新服务的少东家,他还有很多好奇:“你真的要养着那个哈雯雯的孩子?”

  季慕辰不理他。

  车子飞速行驶在哈都市区的道路上。

  季慕辰眼前浮现出林晓棠在按摩院下车时往里面进的决绝模样。

  棠棠生气了,这事儿很严重。

  自己在哈雯雯面前的说法,棠棠在场的话,会是怎样的反应?

  季慕辰自己脑补了林晓棠面对哈雯雯的情景,身子兀自打了一个激灵。

  幸好,没有让棠棠跟着一起去!

  季慕辰为自己的这点先见之明点赞,不过,棠棠的情绪还得好好安抚,把这点小生气消退掉,才是王道。

  要怎么做,季慕辰命令自己认真想想。

  让棠棠开心,才是最大的事情,不然,自己回到季家的意义和作用就完全消失,那样太得不偿失。

  这样想着,季慕辰接下来的工作处理得更是雷厉风行,每个工作地点待的时间均不超过十分钟,完全没有在路上奔驰的时间多。

  尽管这样,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把哈都的商场超市问题解决掉。

  结束一切,这才快马加鞭地往按摩院那里赶过去。

  3

  季慕辰走进按摩院的时候,里面挺热闹。

  用眼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林晓棠,季慕辰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季一和立马就把负责人找到:“少夫人呢?”

  这位三十出头的负责人抚着额头想了下:“想起来了,少夫人做完按摩之后,已经独自离开了啊!”

  季慕辰一听,风一样旋了过来:“独自离开?我把人送进来,怎么交待的?”

  一句话吼完,人又往门口飘:“祈祷她没事!否则,你们全都不得好过!”

  可是,偌大的哈都,如何找得到对这里极为陌生的林晓棠呢?

  季慕辰的双眼就这么几分钟功夫,就已经充血,红得可怕!

  季一和立马安排人手开始寻找!

  十多分钟后,一群人从按摩院外的路口视频里,看到了林晓棠上了一辆出租车,顺着哈明路往北驶去!

  无论是季慕辰,还是季一和他们,都只是看到了车子,却看不清车牌号!

  难道他们有意识地套了牌号,故意不让人看得清楚?!

  “棠棠,你为什么不等我?因为我没让你一起去,你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吗?”季慕辰两手抱着头,口中喃喃地追问。

  无意识地,季慕辰碰到了手腕上的腕带,它却自己嘀嘀嘀地响起来!

  这响声,使得季慕辰双眸发亮:“一和,少夫人的项链还有耳钉戴了吗?”

  季一和茫然:“戴没戴你不知道?我都不敢看一眼季夫人,又哪里知道?”

  “算了,我知道了!”季慕辰说完,又一阵风似的,往保镖们手里的笔记本那边掠去。

  4

  项链还有耳钉,是季慕辰学习了跟踪技能之后,做出来的第一款微型定位仪,并且是子母式的,当项链里的芯片受到破坏后,耳钉里的芯片才会启动,继续作用。

  无论是项链里的,还是耳钉里的,电子元件的外围上,都刻着LJ翻身背靠的字样,两个字母后背相依着,取意为信任,可以放心地把后背留给对方。

  季慕辰打开主页面,明显看到项链已经失联,只有耳钉还在起着作用。但是,信号很差,说明棠棠人已经不再市区,至少在郊区。

  就在季慕辰紧盯着屏幕寻找具体位置的时候,季一和那边喊起来了:“季少,在南郊那家废弃的化肥厂!”

  季慕辰一下子便窜了起来,咬着牙,低吼了一嗓子:“走!”

  这一声吼,带着无尽的怒火,带着无尽的威严,也带着必定要带着棠棠回来的决心!

  季一和他们一群人,也被这一声吼,吼得通身紧绷起来:“这季少,终于发了一回飙!”

  见识了真功,才会有死心塌地跟随的行动!

  5

  一行人风驰电掣,用闪电般的速度往南郊化肥厂驶去!

  季慕辰跑在最前边,论找人心切,毫无疑问他是第一个,自然就跑在最前边。

  从按摩院到那个化肥厂,至少也是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愣是被他二十分钟赶到了!

  刚到门口,机器还没有熄火,季慕辰就跳了下去,气都不喘一口,就对着院子里大喊:“棠——棠——,林——晓——棠——”

  刚喊完,就有一道嬉笑的女声传了过来:“你的速度蛮快的嘛!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季慕辰扭着头,四下寻找这个脆脆的女声,可是,徒劳无功,那个声音看不到。

  “我的任务完成,不陪你咯!”随着这声音,一个影子刷一下从季慕辰头顶略过,落到大门外,钻进季慕辰刚才停的车子里,钥匙一动,就跑路了。

  季慕辰攥着拳头,虚空地打了一拳,咬牙切齿地说一句:“Shit!”

  季一和飞一般往前赶,也是眼睁睁看着车子飞离,却又无可奈何,季慕辰的仓促和着急,却也为他人做了嫁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