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月亮也没有六便士- 18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林栖

  会议室里安静得我耳边有沙沙似电流一般的声音,或者是我的耳鸣。不一会雪白的打印纸上写满了字,工工整整,这让我很有满足感。质量如何两说,一笔一画钩出来的正楷依稀可见儿时练字时老师严格要求的痕迹。

  写满了一页,也不知够不够500字,林伯母已经惟妙惟肖地突现纸上,带着我复杂的心情。包太太也仿佛笑脸盈盈地看着我。

  我拿着纸走出会议室,走到丽萨小姐跟前。

  “您好,我写完了。”

  丽萨小姐接过纸,眉头抬了抬,“王小姐请在会议室坐一下,主编马上进来。”

  我回到会议室坐下。电流声好像没有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好一会,终于有人敲门,我连忙站起来。推门而入的是一位高大儒雅的老人,他约莫六十来岁光景,头发花白,精神烁烁,眼睛深邃,自带文人的气场。

  “王小姐您好,我是主编林栖,幸会。”

  我连忙走上前一步,握住他伸出来的手,冰凉但有劲。

  “林主编您好,感谢您百忙中抽空来见我。我的荣幸。”

  “王小姐请坐。我们坐着聊。”

  坐下后我反而不紧张了,不知道是否因为他看着更像一个文化人而不是一个商人的缘故。

  “王小姐,您的简历我看过,基本没有从事过媒体,或者文字方面的工作,对吗?”

  这个问题我在巴士上闭着眼睛休息的时候已经考虑过,“没错林主编。大学毕业后没有专门做,可大学四年我都是校刊的编辑,大三的时候我还是主编,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林主编是否可以告诉我,贵报想招什么样的人,然后我来同主编介绍,为什么我认为自己是合适的人选,如何?”

  放松后的我,好像没在参加面试,倒反像在同人谈判。人一旦没有心理负担,超水平发挥一点不奇怪。

  林主编看起来很认同我的建议,“我们在招报刊编辑,严格意义上说,不只是编辑,因为最近敝报在改革,准备推出一个全新栏目,叫做封面人物专访,将访问社会各界,各个族裔的领袖精英,所以会出门访问,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仅会编,自己能写,还要英文流利,最好还会粤语。王小姐是外语系毕业的,尽管来加时间不长,功底要是在,熟悉起来很容易,还会说粤语,刚才看了您写的文章,居然是对两个本地移民的速写,文笔流畅,文风清新,可读性很高,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不知您对薪水的要求如何?”

  幸福总是来得突如其然。

  林总编是在问我对薪水的要求吗?这个问题还真没好好考虑过,我需要多少钱才能维持生活?过去一个月,脑子里的执念就是,找一份工,只要可以维持生活,就可以活下去,就不用打道回府,至于多少钱可以维持生计?真没好好想过。

  我在脑海里快速地转了一圈,房租,交通费,伙食费,手机费,社交费,怎么都得2000一个月吧?正要开口说两千时,灵光一闪,想起政府部门培训找工作的辅导老师曾经说过,不要主动说薪酬,正确的做法是,让雇主说出他们能支付的薪酬,这样不会因为自己的狮子大开口而吓怕雇主,为自己争取获聘请的机会。

  “林主编,坦白地说,我更重视这次能在贵报工作的机会。作为一个新人,不仅在媒体业是新人,在加拿大也是新人,能在华人报工作我很荣幸,也很珍惜。所以,您可以根据公司的情况告知工资数目吗?我觉得只要合情合理,多一点少一点都可以。”

  “试用期三个月,每月1800。三个月后转正,转正后2000一个月。”

  林主编声音不大,温文尔雅,说到工资他显得有点底气不足,但对我来说,就像福音。

  “没问题。我可以接受。”说完生怕哪里表现不好,他改变主意怎么办。

  “那王小姐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随时可以。”

  “那明天开始吧,我们需要人手。您方便吗?”林主编好听的男低音让我急切地答应。“没问题!是9点上班吗?”

  “是的。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中午一个小时休息。月底发工资。”

  小会议室里的暖气实在太足了,我的鼻尖开始冒汗,“明白!那我不耽误您时间了,林主编。咱们明天见!”

  林主编站起来,向我伸出手,“欢迎你王茜,欢迎加入华人报!”

  我伸出手热烈地回应,大力地握住他的手,“十分感谢您的信任!我一定尽力!”

  走出写字楼,站在大楼前的十字路口,看着蓝天和车来车往,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我终于在机票钱用完之前,顺利找到工作,而且居然不用去搬菜或者做女侍应。不是看不起那些体力活,只是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应付那些出卖体力的活计。

  好奇怪,大白天,我居然在蓝天上看到了一轮弯月。

  96

  暮荣司徒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1.6

  2019.07.28 07:30

  字数 168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林栖

  会议室里安静得我耳边有沙沙似电流一般的声音,或者是我的耳鸣。不一会雪白的打印纸上写满了字,工工整整,这让我很有满足感。质量如何两说,一笔一画钩出来的正楷依稀可见儿时练字时老师严格要求的痕迹。

  写满了一页,也不知够不够500字,林伯母已经惟妙惟肖地突现纸上,带着我复杂的心情。包太太也仿佛笑脸盈盈地看着我。

  我拿着纸走出会议室,走到丽萨小姐跟前。

  “您好,我写完了。”

  丽萨小姐接过纸,眉头抬了抬,“王小姐请在会议室坐一下,主编马上进来。”

  我回到会议室坐下。电流声好像没有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好一会,终于有人敲门,我连忙站起来。推门而入的是一位高大儒雅的老人,他约莫六十来岁光景,头发花白,精神烁烁,眼睛深邃,自带文人的气场。

  “王小姐您好,我是主编林栖,幸会。”

  我连忙走上前一步,握住他伸出来的手,冰凉但有劲。

  “林主编您好,感谢您百忙中抽空来见我。我的荣幸。”

  “王小姐请坐。我们坐着聊。”

  坐下后我反而不紧张了,不知道是否因为他看着更像一个文化人而不是一个商人的缘故。

  “王小姐,您的简历我看过,基本没有从事过媒体,或者文字方面的工作,对吗?”

  这个问题我在巴士上闭着眼睛休息的时候已经考虑过,“没错林主编。大学毕业后没有专门做,可大学四年我都是校刊的编辑,大三的时候我还是主编,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林主编是否可以告诉我,贵报想招什么样的人,然后我来同主编介绍,为什么我认为自己是合适的人选,如何?”

  放松后的我,好像没在参加面试,倒反像在同人谈判。人一旦没有心理负担,超水平发挥一点不奇怪。

  林主编看起来很认同我的建议,“我们在招报刊编辑,严格意义上说,不只是编辑,因为最近敝报在改革,准备推出一个全新栏目,叫做封面人物专访,将访问社会各界,各个族裔的领袖精英,所以会出门访问,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仅会编,自己能写,还要英文流利,最好还会粤语。王小姐是外语系毕业的,尽管来加时间不长,功底要是在,熟悉起来很容易,还会说粤语,刚才看了您写的文章,居然是对两个本地移民的速写,文笔流畅,文风清新,可读性很高,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不知您对薪水的要求如何?”

  幸福总是来得突如其然。

  林总编是在问我对薪水的要求吗?这个问题还真没好好考虑过,我需要多少钱才能维持生活?过去一个月,脑子里的执念就是,找一份工,只要可以维持生活,就可以活下去,就不用打道回府,至于多少钱可以维持生计?真没好好想过。

  我在脑海里快速地转了一圈,房租,交通费,伙食费,手机费,社交费,怎么都得2000一个月吧?正要开口说两千时,灵光一闪,想起政府部门培训找工作的辅导老师曾经说过,不要主动说薪酬,正确的做法是,让雇主说出他们能支付的薪酬,这样不会因为自己的狮子大开口而吓怕雇主,为自己争取获聘请的机会。

  “林主编,坦白地说,我更重视这次能在贵报工作的机会。作为一个新人,不仅在媒体业是新人,在加拿大也是新人,能在华人报工作我很荣幸,也很珍惜。所以,您可以根据公司的情况告知工资数目吗?我觉得只要合情合理,多一点少一点都可以。”

  “试用期三个月,每月1800。三个月后转正,转正后2000一个月。”

  林主编声音不大,温文尔雅,说到工资他显得有点底气不足,但对我来说,就像福音。

  “没问题。我可以接受。”说完生怕哪里表现不好,他改变主意怎么办。

  “那王小姐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随时可以。”

  “那明天开始吧,我们需要人手。您方便吗?”林主编好听的男低音让我急切地答应。“没问题!是9点上班吗?”

  “是的。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中午一个小时休息。月底发工资。”

  小会议室里的暖气实在太足了,我的鼻尖开始冒汗,“明白!那我不耽误您时间了,林主编。咱们明天见!”

  林主编站起来,向我伸出手,“欢迎你王茜,欢迎加入华人报!”

  我伸出手热烈地回应,大力地握住他的手,“十分感谢您的信任!我一定尽力!”

  走出写字楼,站在大楼前的十字路口,看着蓝天和车来车往,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我终于在机票钱用完之前,顺利找到工作,而且居然不用去搬菜或者做女侍应。不是看不起那些体力活,只是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应付那些出卖体力的活计。

  好奇怪,大白天,我居然在蓝天上看到了一轮弯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林栖

  会议室里安静得我耳边有沙沙似电流一般的声音,或者是我的耳鸣。不一会雪白的打印纸上写满了字,工工整整,这让我很有满足感。质量如何两说,一笔一画钩出来的正楷依稀可见儿时练字时老师严格要求的痕迹。

  写满了一页,也不知够不够500字,林伯母已经惟妙惟肖地突现纸上,带着我复杂的心情。包太太也仿佛笑脸盈盈地看着我。

  我拿着纸走出会议室,走到丽萨小姐跟前。

  “您好,我写完了。”

  丽萨小姐接过纸,眉头抬了抬,“王小姐请在会议室坐一下,主编马上进来。”

  我回到会议室坐下。电流声好像没有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好一会,终于有人敲门,我连忙站起来。推门而入的是一位高大儒雅的老人,他约莫六十来岁光景,头发花白,精神烁烁,眼睛深邃,自带文人的气场。

  “王小姐您好,我是主编林栖,幸会。”

  我连忙走上前一步,握住他伸出来的手,冰凉但有劲。

  “林主编您好,感谢您百忙中抽空来见我。我的荣幸。”

  “王小姐请坐。我们坐着聊。”

  坐下后我反而不紧张了,不知道是否因为他看着更像一个文化人而不是一个商人的缘故。

  “王小姐,您的简历我看过,基本没有从事过媒体,或者文字方面的工作,对吗?”

  这个问题我在巴士上闭着眼睛休息的时候已经考虑过,“没错林主编。大学毕业后没有专门做,可大学四年我都是校刊的编辑,大三的时候我还是主编,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林主编是否可以告诉我,贵报想招什么样的人,然后我来同主编介绍,为什么我认为自己是合适的人选,如何?”

  放松后的我,好像没在参加面试,倒反像在同人谈判。人一旦没有心理负担,超水平发挥一点不奇怪。

  林主编看起来很认同我的建议,“我们在招报刊编辑,严格意义上说,不只是编辑,因为最近敝报在改革,准备推出一个全新栏目,叫做封面人物专访,将访问社会各界,各个族裔的领袖精英,所以会出门访问,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仅会编,自己能写,还要英文流利,最好还会粤语。王小姐是外语系毕业的,尽管来加时间不长,功底要是在,熟悉起来很容易,还会说粤语,刚才看了您写的文章,居然是对两个本地移民的速写,文笔流畅,文风清新,可读性很高,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不知您对薪水的要求如何?”

  幸福总是来得突如其然。

  林总编是在问我对薪水的要求吗?这个问题还真没好好考虑过,我需要多少钱才能维持生活?过去一个月,脑子里的执念就是,找一份工,只要可以维持生活,就可以活下去,就不用打道回府,至于多少钱可以维持生计?真没好好想过。

  我在脑海里快速地转了一圈,房租,交通费,伙食费,手机费,社交费,怎么都得2000一个月吧?正要开口说两千时,灵光一闪,想起政府部门培训找工作的辅导老师曾经说过,不要主动说薪酬,正确的做法是,让雇主说出他们能支付的薪酬,这样不会因为自己的狮子大开口而吓怕雇主,为自己争取获聘请的机会。

  “林主编,坦白地说,我更重视这次能在贵报工作的机会。作为一个新人,不仅在媒体业是新人,在加拿大也是新人,能在华人报工作我很荣幸,也很珍惜。所以,您可以根据公司的情况告知工资数目吗?我觉得只要合情合理,多一点少一点都可以。”

  “试用期三个月,每月1800。三个月后转正,转正后2000一个月。”

  林主编声音不大,温文尔雅,说到工资他显得有点底气不足,但对我来说,就像福音。

  “没问题。我可以接受。”说完生怕哪里表现不好,他改变主意怎么办。

  “那王小姐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随时可以。”

  “那明天开始吧,我们需要人手。您方便吗?”林主编好听的男低音让我急切地答应。“没问题!是9点上班吗?”

  “是的。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中午一个小时休息。月底发工资。”

  小会议室里的暖气实在太足了,我的鼻尖开始冒汗,“明白!那我不耽误您时间了,林主编。咱们明天见!”

  林主编站起来,向我伸出手,“欢迎你王茜,欢迎加入华人报!”

  我伸出手热烈地回应,大力地握住他的手,“十分感谢您的信任!我一定尽力!”

  走出写字楼,站在大楼前的十字路口,看着蓝天和车来车往,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我终于在机票钱用完之前,顺利找到工作,而且居然不用去搬菜或者做女侍应。不是看不起那些体力活,只是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应付那些出卖体力的活计。

  好奇怪,大白天,我居然在蓝天上看到了一轮弯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