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宗门,最年轻的修士惨遭暗算,金丹碎裂,彻底消失

  小说:顶级宗门,最年轻的修士惨遭暗算,金丹碎裂,彻底消失

  五龙宗于二千五百万年前成为天玄境第一宗门,占据了灵气最充沛的大武陵山群,拥有数百实力最强的王朝,宗门内高手辈出,人才济济。

  五龙宗所在呈五龙磕首之势,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命名五峰,五峰中间是十万大山的最高峰,亦是灵气最为充足之地,名为绝顶。

  护山大阵降魔斗天大阵周天环绕,不时可看见隐约出现一个个虚幻的影子,这些都是历代宗门高手所俘获的妖魔鬼怪后全部投入大阵之中,经过不断的吸收转化凝练而成,降魔斗天大阵也成为四大玄境的三大阵法之一,威慑的名头已经超过捻云寺的小天罗阵和白云谷的云山雾隐阵。但也因为其煞气惊人,杀生太多成为四大修仙境的诟病。

  五龙宗内碧水天蓝,仙草葳蕤,不时有五颜六色的飞禽从林中飞出划出优美的弧线向远处飞去。流光闪烁,一个个身影匆忙掠过,不时有人停下来闲聊两句,然后各司其职忙自己的事情。

  金峰后山,一条玉阶小径弯弯曲曲的蔓延到密林中,一块由青石白玉的小广场出现在小径的终点,广场旁边是一潭碧汪汪的清水,几个十几岁的小道童在广场上挑拣着草药。

  水潭上方的石壁出现阵阵波纹,一个年轻的声音突然出现。

  “景末,让你磨的药草磨好了么?”

  一个年纪不过十一二的胖胖小道士抱起一个半成人高的的瓷坛道:“师父,已经磨好了。”

  石壁中伸出一只手,手轻轻一挥,瓷坛缓缓的飞起,落在手中,没入石壁。

  石壁内别有洞天,小桥流水,琼楼玉宇,灵气化雾,那青年不过二十一二的年纪,青色的瓷坛在背后缓缓的飞行,青年面色范着青白之色,不时咳嗽两声,嘴巴随着咳嗽,不时冒出淡金色的气体。

  一座金石小楼出现在视野,楼内铺满金色不知名的石头,一个复杂的符文阵刻在地面上,阵法中间两个类似金色的小蝌蚪的符文不断在中间游动,人望之,不由一阵目眩头晕。阵法如同一颗盛开的鲜花,符文层层重叠,边缘处九个古写的易字相互勾连,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

  五个老人垂地而坐,闭目养神,听见他走进来,睁开眼睛,“定然,九易化生大阵成功几率极低,你不如等你师父出来再另想办法。”其中一个老人劝道。

  “咳咳,”定然咳嗽了两声,金色的气体掩饰不住的从嘴中冒出来,“师侄已经熬不到师父出关了,金丹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如果再拖上一些时日,恐怕连这一丝的希望也都没有了。”

  五人看着定然咳出来的金色气体,不由一阵默然,知道定然的情况已经拖延不了,“掌门带着大批的弟子去参加四境论道大会,短时间回不来,又有几个在闭生死关,只剩下我们五个,如果在平时宗门内还有人的话,你成功的几率也会大一些。”那老人轻叹道,知道多说无益,双手一挥,五人纷纷掐诀,启动阵法。

  一颗颗五颜六色的灵石由五人投入阵中,法阵不断闪烁,符文不断地亮起,五颜六色的气体在大阵中不断徘徊。

  定然暗自定下心神,将衣服一件件全部脱下,将瓷坛中的草药汁按照特定的方法浸入体内,跳入阵中,“有劳各位师伯。”

  五名老人开始快速掐动法决,灵气随着五人的动作形成一道道飓风冲入阵内,五人的额头隐隐见汗,作为元婴期的修炼者,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掐动如此繁复的法决了。

  阵中的符文终于开始脱离地面,边缘的九个易字,开始形成一个个繁杂的花纹将乱窜的符文全部圈在大阵之中,定然双手置于丹田处,放开自己压制许久的丹田,丹田处的金丹轰然爆开,定然感觉自己全部爆炸开,整个身体变成金色,金色的气体从他的七窍中喷薄而出。

  五名老人见状,大喝一声,五道灵气形成柱状冲向大阵。

  九易化生大阵发出一阵阵轰鸣,阵内的金色符文不断地涌向中间的定然。猛然一道白光从门外冲进来,随手将手中一件东西扔向阵内,没有任何停留转身逃走。

  “灭仙魔雷!”五名老人看见出现阵内的东西,不由睁大眼睛,纷纷化成五道身影冲出金石小楼,只听轰的一声,整个须弥空间爆成碎片,整个金峰一阵晃动。五名老人跌落在空中,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敲响五龙钟,有人闯入宗门,全力缉拿!”为首的老人双目圆睁,大声的吼道。

  此刻的须弥仙府已经被炸成一片平地,满目疮痍,定然身影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