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容易炼成灵丹却总是吃不到嘴,我给山神像磕头,神像崩溃

小说:好容易炼成灵丹却总是吃不到嘴,我给山神像磕头,神像崩溃

第八章、风雪山神庙

出了女尸煞事件之后,我这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的三观轰然倒塌,我开始缠着以前总被我鄙视的“神神道道”的大爷爷教我降妖除魔的本领。

大爷爷却告诉我说:“学道要讲究机缘巧合,如果没有那个慧根,教也白交,学也白学。”

对大爷爷的说法,我当然表示不服气了。于是又偷偷跑到镇上想要找算命的王瞎子拜师,结果听他这一掰扯,我彻底晕菜了,还得先学什么《周易》,什么《星象学》,那么厚的书,还是算了。

来一趟镇上不容易,我又打听到了看风水的张大师家,中午请人家在饭馆吃了顿饭。结果张大师得知我要拜师学艺的意思之后,也是告诉我说,要首先研究九宫八卦,还得背过袁天罡的《阴阳宅十全图》和李淳风的《堪舆学》。当张大师说给我三年时间,背过之后再来家里找他的时候,我想我学道的希望是破灭了。

于是我赌气搭乘去县城的班车,要去书店转一圈,看看能不能买到什么专业书籍,或者能有速成之法呢?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我逛了好几家书店搜寻未果,但却在一个店员的指引下,找到了一个私人藏书爱好者,果真从他家里找到了宝贝,一本泛黄的《修道秘术》豁然映入眼帘。看我这么虔诚向道,他只是象征性地收了我十块钱。

千恩万谢,我从他家出来,归途中只顾着认真学习书中的知识,竟然坐过了站。从终点站往家返,最近的路就是翻过身后这座野狼山,然后就能看到黑虎山了。没办法,人家班车已经收车了,不可能再往回送我。走吧,正好可以边走边琢磨书中的秘术。一边赶路一边翻书,我忘记了饥渴劳累,忘记了孤独害怕,不知不觉间竟然走错了方向……

“沃靠,早知如此,该从后往前看啊”当看到后边有炼制仙药灵液的配方时,我兴奋地说出声来。

是啊,如果服用了这书中记载的古方神药,可以大大加速我得道成仙,我何不去山谷中转转看看,搞不好真有这种灵草呢。这一抬头才发现,沃靠,迷路了!这地方肯定不是野狼山,也不是黑虎山,我敢保证我没来过。不过既然我已经决定从此看破红尘修道成仙了,管他呢,爱哪哪。所以我就横下一条心,先去山里采药。按照书上的介绍和图片比对,我很容易就采集到了十几样药草,就差最后的一样神仙草了。可是这个“神仙草”的样子很是奇怪,生长的地方多半属于悬崖峭壁,而且只有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才能觅得。

在我面前的这座山,貌似就是一座人迹罕至的山。难得是山高林密,花草丰茂,这一点跟光秃秃的黑虎山形成了鲜明对比。越往里走越觉得有点太神奇了,因为这山里的好多动植物,我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我甚至看到了一只貌似史前才有的独角兽?这是怎么搞得,难道是看了这么久的书,眼花了?

沿着一条小溪继续往山里走,我竟然从溪水中发现了体型较小的龙?仔细看,那清晰可辨的犄角,满身的鳞片闪着七彩光芒,还有四支爪子,这肯定不是鱼吧?完犊子,我这是一不留神走进了仙境?不过也好,这起码证明了一件事,就像那些修道的师傅们说的那个词,我这也算是“与道有缘”吧,要不然哪能有这机缘呢?

既然来到了仙境,那肯定就能找到神仙草,于是我加快登山的脚步。看着这山比黑虎山高不了多少,没想到却这么难爬,我吭哧吭哧都爬到半夜三更了,才爬到半山腰,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山里娃别的本事不行,爬山可是专业水平,没道理我费了这么大劲才爬到半山腰啊。不过好在这地方的果真生长这神仙草,在夜色中闪着若隐若现的七彩光芒,所以我还是很容易就采到了一些。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我竟然又遇到了会说话的猴子,会爬山的树木,甚至还有会飞的野猪……

不过我这人有个好习惯,对于那些想不通的问题,我干脆就不费劲再想了,想多了脑袋发沉,容易睡着。所以当这方世界天气骤变时我也不以为意,刚才还是春暖花开,瞬间就是寒风刺骨,鹅毛大雪,这科学吗?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原本就是科学解释不了的。所以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能找一个地方来躲避,要不然就有可能会被冻死在这异国他乡。

半山腰上,忽然出现了一座庙宇,不用看也知道,这就是一座山神庙。山上的庙宇基本上都是山神庙,这是常识问题,区别在于这庙的破损程度怎么样。就拿这座庙来说吧,我想应该跟《水浒传》里描述的那个林冲栖身的庙差不多,漫天雪花从大殿的顶部空洞里飘落,唯独山神像前有一块空地是淋不着的。

正好借这一方清净宝地抓紧炼制仙丹灵液。好在这地方估计之前也有过和尚道士化缘路过吧,反正既有锅灶也有柴禾。我摘下房梁上吊着的破锅去庙外盛满雪,端进来生火煮沸,然后按照书上的顺序把这些药草挨个投进去,边搅拌边念动咒语,只到把锅里的水敖干之后,才发现锅底果真有一层薄薄的结晶。我刚想看看这到底是种什么东西,难道真像书上说的那么邪乎,能让凡人进入通灵境界?

可惜天公不作美,忽然一股狂风携带大片雪花从寺门方向直接撞了过来,就像长了眼睛似的一下子掀翻了锅灶。沃靠有木有搞错?这难道是山神爷羡慕嫉妒恨,不想让老子吃到?于是我又费事把火地把余下的全部药草重新扔进锅里重新熬,好容易又获得了一层结晶,这次我学乖了,不再犹豫,直接端起锅来往嘴里倒。

忽听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雷电从空中劈下来,擦着山神像拐着弯地击中了锅底。再看这口破锅竟然被击穿一个大洞,结晶全部都化成灰烬了。

“山神在上,请受我一拜!请不要戏弄我了,老子够倒霉的了……”我跪在山神像前,想死的心都有了。

谁知道我这一个头刚磕下去,山神像竟然轰隆一下自己就跌下神位,摔得粉碎……

“海洋,醒醒……”

“这家伙不是中邪了吧?”

“大爷,快来啊,海洋动了。”

我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被一圈人围着,兄弟爷们们、还有本家的婶子大娘,一个个表情夸张地看着我。

看见大爷爷走过来了,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大爷爷,为啥我给山神像磕头,那神像竟然自己跌下神坛摔碎了?”

大爷爷说:“因为你神格太高,山神爷受不起你的一拜。”

话音刚落,一屋子人哄堂大笑,把我笑得一脸懵逼……

王海洋(山东夏津赤脚大仙),80后著名作家,已在多家报纸杂志发表作品百万字,多次获奖。入驻头条以来发表国际时评百万字,获评国际问答达人,被授予V号。2017悟空问答首届脑洞大赛征文获奖。感谢加关注、请加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