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 舞伎泪,人间犹有未招魂

  原创青铜引2019.8.5我要分享

  本文为(连)载小.说,之前章.节名称为:(^_^此.章完.结撒.花,大家放心看哦~)

  《 微小说 | 舞伎泪,谁人叹赏倾城姿 》

  《 微小说 | 舞伎泪,一寸相思一寸灰 》

  《 微小说 | 舞伎泪,姊妹双生,祸水一泓 》

  《微小说 | 舞伎泪,一往情深深几许》

  《微小说 | 舞伎泪,瘦尽灯花又一宵》

  《微小说 | 舞伎泪,愁肠已断无由醉》

  《微小说 | 舞伎泪,宛转娥眉能几时》

  《微小说 | 舞伎泪,莫为繁花又断肠》

  《微小说 | 舞伎泪,谁道飘零不可怜》

  《微小说 | 舞伎泪,伫倚危楼风细细》

  《微小说 | 舞伎泪,薄情转是多情累》

  《微小说 | 舞伎泪,一阙悲歌泪暗零》

  《微小说 | 舞伎泪,晚来风起撼花铃》

  《微小说 | 舞伎泪,红颜暗与流年换》

  《微小说 | 舞伎泪,何处相思明月楼》

  《微小说 | 舞伎泪,多情犹解惜年华》

  《微小说 | 舞伎泪,几回魂梦与君同》

  《微小说 | 舞伎泪,脉脉此情同谁诉》

  《微小说 | 舞伎泪,美人如花隔云端》

  《微小说 | 舞伎泪,轻寒细雨情何限》

  《微小说 | 舞伎泪,阑珊玉佩罢霓裳》

  《微小说 | 舞伎泪,多少衷肠犹未说》

  《微小说 | 舞伎泪,相思重上小红楼》

  《微小说 | 舞伎泪,消魂独我情何限》

  《微小说 | 舞伎泪,烟丝宛宛愁萦挂》

  《微小说 | 舞伎泪,长恨人心不如水》

  《微小说 | 舞伎泪,东风休遣玉人知》

  《微小说 | 舞伎泪,回廊一寸相思地》

  《微小说 | 舞伎泪,梦绕瑶台寂寞回》

  《微小说 | 舞伎泪,风月无情人暗换》

  《微小说 | 舞伎泪,半笺娇恨寄幽怀》

  《微小说 | 舞伎泪,正是玉人肠绝处》

  《微小说 | 舞伎泪,无心再续笙歌梦》

  《微小说 | 舞伎泪,魂是柳绵吹欲碎》

  《微小说 | 舞伎泪,柔肠一寸愁千缕》

  《微小说 | 舞伎泪,万千情丝绕指柔》

  《微小说 | 舞伎泪,繁华事散逐香尘》

  《微小说 | 舞伎泪,泪珠阁定空相觑》

  《微小说 | 舞伎泪,星汉西流夜未央》

  《微小说 | 舞伎泪,心字成缺情空流》

  《微小说 | 舞伎泪,明月不谙离恨苦》

  《微小说 | 舞伎泪,环佩空归月夜魂》

  《微小说 | 舞伎泪,惜花人去花无主》

  《微小说 | 舞伎泪,寂寂寒江明月心》

  ^_^大家可以sou“舞伎泪”,或看我的发/文记/录哦~

  “宜儿,我们走吧。”庆安世伸手解开我的衣带,轻薄的鲛绡纱裙便随着幽冷的夜风翩跹起舞,似梦蝶般落入湖中,碎了一池月光。

  我推开他递过来的藕色素缎披风,只觉上面的银线凤凰太过刺眼,在夜色中流淌着粼粼的寒光:“安,我好冷……”

  庆安世望着我,眼中于贯有的温柔和怜惜外,又漫上一抹哀痛。他解下自己的外袍,披到我身上,轻暖的气息,绵延起疏疏落落的疼,我茫然看着地上单薄的影子,好似从忘川河畔招回来的魂。

  记得自己曾问过他,为何能这般懂我。

  “因你太天真,眼中藏不住事。而我用情太深,心里只想着你的事。”

  可我仍觉得惊讶,就像此刻,他仿佛知道绮霞珠的故事般,将一个琉璃小瓶放到我的掌心。

  琉璃小瓶比绮霞珠大一些,幽柔朦胧的琥珀色,似心底枯萎泛黄,却痴痴留恋着的哀哀过往,它们若被心火点燃,定是这美丽怅惘的模样。我轻抚着琉璃瓶,翕了翕唇,终还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不想醒来,那我们就在这旧梦里,再做个梦。”庆安世俯下身,双手托住我的手掌,将琉璃瓶朝我送近一些:“轻轻吹口气。”

  原来瓶口用白丝绢松松塞住,瓶身里,好像藏着几颗微弱的星火,我对着瓶口轻轻吹气,几星火焰倏然一亮,闪起莹幻奇妙的光。

  我看着瓶中的萤火虫,用轻巧柔弱的生命绽放着动人心弦的美丽,惊艳之后却更觉黯然:“安,你就像这萤火虫,被困在我的梦里……”

  “梦,难道不是这世间最美的境地吗?”庆安世拢住我的手,浅浅的暖意,虽似火光熄灭后的余温,却依旧让人舒缓安心。

  “宜儿,你是我梦中的月亮光,唯有伴你入梦,情缘才能绵长。”

  水中月、梦中光,是我在他们心里的爱怜模样,还是他们早已知道结局注定幽怨感伤?庆安世的这番形容,比刘骜还要缥缈虚浮,可他却依然执着地停在这里,誓不离去。

  

  庆安世将我扶上车辇,自己则在外边驾车,马车在幽凉的夜风和幽冷的月光中缓缓驶着,未央宫、昭阳殿、澜月宫、少嫔馆……记忆如花瓣般在心间萎谢凋零,定格成永远的叹息。

  “我很贪心,不想只在你眼底留片影子、心里留个痕迹,我能做的,唯有用这漫长的时光伴着你,即便给不了幸福,至少让你不再孤独。”庆安世在车帷外轻诉心语,一边陪我回首来时的路途,一边担心我在悲伤中沉溺。

  刘骜和合德逝后,笼罩在皇城上空的灰雾依旧未曾散去。刘欣虽是温和俊逸的少年,可眼中心上皆是不符合年龄的哀伤与颓丧。皇宫似感受到少年天子的惆怅,任由寂寞消沉的气息如荒漠般恣意疯长。

  “安,这皇城、”

  “一切自有命数。”

  庆安世挽起车帷,我似梦醒般凝着他的眸,十几年岁月淌过,他的眼中仍倒影着烂漫星空,将我也映衬得格外美丽凄迷。

  “安,你看到的,是幻梦里的我。真正的我,你不会喜欢的……”

  “宜儿,你该知道的,不是因为你在幻梦里,而是因为你,才有的幻梦。”

  “啪嗒——”一颗晶莹落在琉璃瓶上,萤火虫抖了抖翅膀,舞得更亮了。

  我坐在杜若花丛边,轻轻扯下瓶口的丝绢,萤火虫在瓶中逗留了一会儿,缓缓飞了出来,在花间轻盈飘舞,将零星的花瓣渡上一层流光……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了女儿的笑颜,轻灵可爱、软玉温香,我最希望她长成的自在模样。

  庆安世拿起一旁的小铲子,轻轻挖了起来,他总知道我在想什么。

  “离开皇宫牢笼,由这几只萤火虫引路,我把她带去幽美宁和的地方……”

  

  “娘娘,太皇太后差人过来,让您去长信宫。”小萼一脸慌张。

  “嗯。”我点点头,也没想做什么准备,直接出了寝房,等在外殿的女官有些意外,许是没料到我这么快就出来,警惕地打量着我的神色。

  我不介意地上了车辇,经历过绝望的心,早已不会再惧怕,这一天,终归是要来的。

  马车驶进长信宫,女官才松了口气,在外边笑道:“我也真是的,一路上总悬着心,其实她大势已去,还有谁会护着。”

  “是啊,让太皇太后好好同她清算!”

  算的清么……我低头看着掌心绵延的线条,生命线和情缘线都是那么轻浅,以心为痕,以梦续缘。

  进殿后,我没有说话,只默默在太皇太后面前跪下,她亦一言不发,整座宫殿都浸在近乎窒息的沉寂里。

  “你这是在求哀家恕罪吗?”良久,太皇太后方嗤笑起来,她平素冷淡深沉,现下的语气却微微颤抖,我虽未抬头,也知道她眼中的铜镜,定然碎成刺心的残片,绵延着无尽的疼痛。

  “骜儿就这么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她捶着胸口,老泪纵横:“真是一场噩梦,你为什么还有脸活着……”

  我的眼泪流得很慢,似冰屑般凝在脸上,冰凉的地砖硌着膝盖,也感觉不到疼痛,心空得难受。

  太皇太后执起一旁的竹简,朝我扔过来,我没有闪避,竹简砸到额头后,才落在地上。行行字迹,写满了罪行,我看到曹宫和许美人的字样,不由抬手遮挡眼睛。

  “你如今不敢看!当初怎敢做出这等恶绝、”

  “太后,陛下来了!”女官惊慌更兼诧异,殿中诸人都纷纷将目光落在我身上,太皇太后狠狠剜了我一眼。

  “见过皇祖母、母后。”刘欣行了礼,走过来将我扶起:“母后玉体不适?”

  “哀家在责问她过去的事,皇上在朝中也听了臣子的上奏,正好同哀家商议一下,这事该如何处置?哀家断不姑息!”

  “皇祖母,从解司隶的上奏看,那些事皆是赵昭仪所为,与母后并不相干、”

  “皇上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赵合德那祸水同她是姐妹,她如何能脱得了干系!”

  “皇祖母,您看这个。”刘欣拿出一方丝帕,让女官递给太皇太后。

  我一怔,这好像是那年,我让曹宫去牛官令的官舍养胎,给她的丝绢。刘欣是从何处找来的,他料到会有这番责难,遂早早就开始为我准备应对之策吗?

  “既是不忍,当初为何不向我禀告?还不是害怕我处置你妹妹,现下还想凭此脱罪,休想……”

  “皇祖母,父皇嘱咐我照顾好母后,我断不会食言。”刘欣站在我和太皇太后之间,隔开她眼中诅咒般的怒火:“父皇他并非什么都没留下,我们每个人都不会白来这世间。”

  太皇太后怔了怔,坐回凤椅上,仿佛看怪物般看了我一眼:“哀家已垂垂老矣,这噩梦怎还不醒……”

  “对不起。”我重新跪下,深深叩头,额角的血沾在地砖上,宛若啼血的杜鹃花。

  太皇太后盯着那抹血迹,噩梦的诡影,她心底永远的伤疤。

  

  幽居的岁月,时光慢得仿佛凝滞,又快得转瞬即逝。

  转眼,又是一年盛夏,本该烈日煌煌、骄阳似火,可我抬眼看到的却是浓郁如墨的阴云,胸口也跟着阵阵发闷,只觉整座皇城好似在海浪中颠沛的船,随时都会被倾覆。

  “太后,不好了!皇上、皇上他……您快过去吧!”刘欣身边的内官急匆匆地跑来,满脸惊惶。

  待我赶到寝殿时,殿内的宫娥内侍已经开始啜泣,刘欣脸色灰白,似一抹正被阴霾侵蚀的白云。

  “欣儿……”

  刘欣扯了扯我的衣袖,嘴唇微动,我俯下身听着他虚弱的呼吸:“玉玺、我放在董贤那了,你、”

  “你知道我的,从来只想着躲避纷争,心都幽闭了,何苦再入是非。”我牵了牵嘴角,一丝倦怠的苦笑。

  他又碰了碰我的手,示意我摘下刘骜给他的黑玉龙纹指环,那是帝王之物,或许能免我一死。

  “欣儿别担心了,你答应的事,全都做好了。”我轻轻摇头,伸手抚他微烫的额头,像儿时陪合德入睡般轻哄:“欣儿不怕,母后在呢,安心睡吧……”

  

  “给她灌下去!”

  “不用劳烦了。”我拿起漆盘上的赤铜酒杯,一饮而尽,毒酒的苦味灼着咽喉,却有种解脱的轻松:“不是说让我去守陵么,快启程吧。”

  十八年了,我太久没看到皇城外的天空,竟比记忆中愈加灰蒙……我醉得太晚了,所有人都已经梦醒,只留我在这世间迷离……

  “就扔在这吧。太皇太后吩咐了,别离陵寝太近,免得先帝来生还要遇见她。”

  一股剧痛涌上胸口,随即漫延至全身,我仿佛被剪断所有情丝牵绊的人偶,倦怠地躺在地上,看着灰暗的天色,一点一点,将自己湮进无边的孤寂。

  “宜儿!”温柔缱绻的呼唤恍如隔世,可惜我的思绪已经开始涣散,只嗅见浅浅淡淡的杜若花香。

  微凉的唇落在我的唇上,我没有力气阻止,只挣扎着吐出一句呻吟:“有毒……”

  “宜儿,你知道我命运的谶言是什么吗?十五岁那年,我会遇到一个女子,对她一见倾心,从此痴迷。三十岁那年,我会同她死在一起。”

  “我一直担着这受了诅咒的命运,小心翼翼,直到遇见了你,我愿意倾心痴迷,生死相依。”庆安世抱着我,缓缓朝幽香深处走去,而后,应是躺进了一口棺木中。

  这早就备好的归宿,里面铺满了层层花瓣,馨香柔软得好似睡在云丛中。他摸索着,将我们两人的手腕系紧,是那夜在合宫舟上的喜纱吗?

  “安世,现下清醒还来得及。”哀痛的声音响起,我轻轻一颤,其实早已说不出话,庆安世却仍怕我拒绝般,用吻封住了我的唇。

  “谢谢兄长送我这程。”

  “我知道宜儿累了,我们睡个够,想梦多久就多久……”他在我耳畔轻语,死亡临近,却依然温柔至极。

  我用最后的力气回吻了他,泪珠滑落,凝着唇上的血迹,染下一抹朱砂。

  “宜儿,来世我有这印记寻你。”

  “嗯。”我闭上眼睛,虽不知晓来世会有怎样的相遇和别离,但我知道,绝不会残缺孤寂。宛若此生,看似悲伤凄迷,却也缱绻温情,知心相惜……

  

  (完)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本文为(连)载小.说,之前章.节名称为:(^_^此.章完.结撒.花,大家放心看哦~)

  《 微小说 | 舞伎泪,谁人叹赏倾城姿 》

  《 微小说 | 舞伎泪,一寸相思一寸灰 》

  《 微小说 | 舞伎泪,姊妹双生,祸水一泓 》

  《微小说 | 舞伎泪,一往情深深几许》

  《微小说 | 舞伎泪,瘦尽灯花又一宵》

  《微小说 | 舞伎泪,愁肠已断无由醉》

  《微小说 | 舞伎泪,宛转娥眉能几时》

  《微小说 | 舞伎泪,莫为繁花又断肠》

  《微小说 | 舞伎泪,谁道飘零不可怜》

  《微小说 | 舞伎泪,伫倚危楼风细细》

  《微小说 | 舞伎泪,薄情转是多情累》

  《微小说 | 舞伎泪,一阙悲歌泪暗零》

  《微小说 | 舞伎泪,晚来风起撼花铃》

  《微小说 | 舞伎泪,红颜暗与流年换》

  《微小说 | 舞伎泪,何处相思明月楼》

  《微小说 | 舞伎泪,多情犹解惜年华》

  《微小说 | 舞伎泪,几回魂梦与君同》

  《微小说 | 舞伎泪,脉脉此情同谁诉》

  《微小说 | 舞伎泪,美人如花隔云端》

  《微小说 | 舞伎泪,轻寒细雨情何限》

  《微小说 | 舞伎泪,阑珊玉佩罢霓裳》

  《微小说 | 舞伎泪,多少衷肠犹未说》

  《微小说 | 舞伎泪,相思重上小红楼》

  《微小说 | 舞伎泪,消魂独我情何限》

  《微小说 | 舞伎泪,烟丝宛宛愁萦挂》

  《微小说 | 舞伎泪,长恨人心不如水》

  《微小说 | 舞伎泪,东风休遣玉人知》

  《微小说 | 舞伎泪,回廊一寸相思地》

  《微小说 | 舞伎泪,梦绕瑶台寂寞回》

  《微小说 | 舞伎泪,风月无情人暗换》

  《微小说 | 舞伎泪,半笺娇恨寄幽怀》

  《微小说 | 舞伎泪,正是玉人肠绝处》

  《微小说 | 舞伎泪,无心再续笙歌梦》

  《微小说 | 舞伎泪,魂是柳绵吹欲碎》

  《微小说 | 舞伎泪,柔肠一寸愁千缕》

  《微小说 | 舞伎泪,万千情丝绕指柔》

  《微小说 | 舞伎泪,繁华事散逐香尘》

  《微小说 | 舞伎泪,泪珠阁定空相觑》

  《微小说 | 舞伎泪,星汉西流夜未央》

  《微小说 | 舞伎泪,心字成缺情空流》

  《微小说 | 舞伎泪,明月不谙离恨苦》

  《微小说 | 舞伎泪,环佩空归月夜魂》

  《微小说 | 舞伎泪,惜花人去花无主》

  《微小说 | 舞伎泪,寂寂寒江明月心》

  ^_^大家可以sou“舞伎泪”,或看我的发/文记/录哦~

  “宜儿,我们走吧。”庆安世伸手解开我的衣带,轻薄的鲛绡纱裙便随着幽冷的夜风翩跹起舞,似梦蝶般落入湖中,碎了一池月光。

  我推开他递过来的藕色素缎披风,只觉上面的银线凤凰太过刺眼,在夜色中流淌着粼粼的寒光:“安,我好冷……”

  庆安世望着我,眼中于贯有的温柔和怜惜外,又漫上一抹哀痛。他解下自己的外袍,披到我身上,轻暖的气息,绵延起疏疏落落的疼,我茫然看着地上单薄的影子,好似从忘川河畔招回来的魂。

  记得自己曾问过他,为何能这般懂我。

  “因你太天真,眼中藏不住事。而我用情太深,心里只想着你的事。”

  可我仍觉得惊讶,就像此刻,他仿佛知道绮霞珠的故事般,将一个琉璃小瓶放到我的掌心。

  琉璃小瓶比绮霞珠大一些,幽柔朦胧的琥珀色,似心底枯萎泛黄,却痴痴留恋着的哀哀过往,它们若被心火点燃,定是这美丽怅惘的模样。我轻抚着琉璃瓶,翕了翕唇,终还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不想醒来,那我们就在这旧梦里,再做个梦。”庆安世俯下身,双手托住我的手掌,将琉璃瓶朝我送近一些:“轻轻吹口气。”

  原来瓶口用白丝绢松松塞住,瓶身里,好像藏着几颗微弱的星火,我对着瓶口轻轻吹气,几星火焰倏然一亮,闪起莹幻奇妙的光。

  我看着瓶中的萤火虫,用轻巧柔弱的生命绽放着动人心弦的美丽,惊艳之后却更觉黯然:“安,你就像这萤火虫,被困在我的梦里……”

  “梦,难道不是这世间最美的境地吗?”庆安世拢住我的手,浅浅的暖意,虽似火光熄灭后的余温,却依旧让人舒缓安心。

  “宜儿,你是我梦中的月亮光,唯有伴你入梦,情缘才能绵长。”

  水中月、梦中光,是我在他们心里的爱怜模样,还是他们早已知道结局注定幽怨感伤?庆安世的这番形容,比刘骜还要缥缈虚浮,可他却依然执着地停在这里,誓不离去。

  

  庆安世将我扶上车辇,自己则在外边驾车,马车在幽凉的夜风和幽冷的月光中缓缓驶着,未央宫、昭阳殿、澜月宫、少嫔馆……记忆如花瓣般在心间萎谢凋零,定格成永远的叹息。

  “我很贪心,不想只在你眼底留片影子、心里留个痕迹,我能做的,唯有用这漫长的时光伴着你,即便给不了幸福,至少让你不再孤独。”庆安世在车帷外轻诉心语,一边陪我回首来时的路途,一边担心我在悲伤中沉溺。

  刘骜和合德逝后,笼罩在皇城上空的灰雾依旧未曾散去。刘欣虽是温和俊逸的少年,可眼中心上皆是不符合年龄的哀伤与颓丧。皇宫似感受到少年天子的惆怅,任由寂寞消沉的气息如荒漠般恣意疯长。

  “安,这皇城、”

  “一切自有命数。”

  庆安世挽起车帷,我似梦醒般凝着他的眸,十几年岁月淌过,他的眼中仍倒影着烂漫星空,将我也映衬得格外美丽凄迷。

  “安,你看到的,是幻梦里的我。真正的我,你不会喜欢的……”

  “宜儿,你该知道的,不是因为你在幻梦里,而是因为你,才有的幻梦。”

  “啪嗒——”一颗晶莹落在琉璃瓶上,萤火虫抖了抖翅膀,舞得更亮了。

  我坐在杜若花丛边,轻轻扯下瓶口的丝绢,萤火虫在瓶中逗留了一会儿,缓缓飞了出来,在花间轻盈飘舞,将零星的花瓣渡上一层流光……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了女儿的笑颜,轻灵可爱、软玉温香,我最希望她长成的自在模样。

  庆安世拿起一旁的小铲子,轻轻挖了起来,他总知道我在想什么。

  “离开皇宫牢笼,由这几只萤火虫引路,我把她带去幽美宁和的地方……”

  

  “娘娘,太皇太后差人过来,让您去长信宫。”小萼一脸慌张。

  “嗯。”我点点头,也没想做什么准备,直接出了寝房,等在外殿的女官有些意外,许是没料到我这么快就出来,警惕地打量着我的神色。

  我不介意地上了车辇,经历过绝望的心,早已不会再惧怕,这一天,终归是要来的。

  马车驶进长信宫,女官才松了口气,在外边笑道:“我也真是的,一路上总悬着心,其实她大势已去,还有谁会护着。”

  “是啊,让太皇太后好好同她清算!”

  算的清么……我低头看着掌心绵延的线条,生命线和情缘线都是那么轻浅,以心为痕,以梦续缘。

  进殿后,我没有说话,只默默在太皇太后面前跪下,她亦一言不发,整座宫殿都浸在近乎窒息的沉寂里。

  “你这是在求哀家恕罪吗?”良久,太皇太后方嗤笑起来,她平素冷淡深沉,现下的语气却微微颤抖,我虽未抬头,也知道她眼中的铜镜,定然碎成刺心的残片,绵延着无尽的疼痛。

  “骜儿就这么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她捶着胸口,老泪纵横:“真是一场噩梦,你为什么还有脸活着……”

  我的眼泪流得很慢,似冰屑般凝在脸上,冰凉的地砖硌着膝盖,也感觉不到疼痛,心空得难受。

  太皇太后执起一旁的竹简,朝我扔过来,我没有闪避,竹简砸到额头后,才落在地上。行行字迹,写满了罪行,我看到曹宫和许美人的字样,不由抬手遮挡眼睛。

  “你如今不敢看!当初怎敢做出这等恶绝、”

  “太后,陛下来了!”女官惊慌更兼诧异,殿中诸人都纷纷将目光落在我身上,太皇太后狠狠剜了我一眼。

  “见过皇祖母、母后。”刘欣行了礼,走过来将我扶起:“母后玉体不适?”

  “哀家在责问她过去的事,皇上在朝中也听了臣子的上奏,正好同哀家商议一下,这事该如何处置?哀家断不姑息!”

  “皇祖母,从解司隶的上奏看,那些事皆是赵昭仪所为,与母后并不相干、”

  “皇上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赵合德那祸水同她是姐妹,她如何能脱得了干系!”

  “皇祖母,您看这个。”刘欣拿出一方丝帕,让女官递给太皇太后。

  我一怔,这好像是那年,我让曹宫去牛官令的官舍养胎,给她的丝绢。刘欣是从何处找来的,他料到会有这番责难,遂早早就开始为我准备应对之策吗?

  “既是不忍,当初为何不向我禀告?还不是害怕我处置你妹妹,现下还想凭此脱罪,休想……”

  “皇祖母,父皇嘱咐我照顾好母后,我断不会食言。”刘欣站在我和太皇太后之间,隔开她眼中诅咒般的怒火:“父皇他并非什么都没留下,我们每个人都不会白来这世间。”

  太皇太后怔了怔,坐回凤椅上,仿佛看怪物般看了我一眼:“哀家已垂垂老矣,这噩梦怎还不醒……”

  “对不起。”我重新跪下,深深叩头,额角的血沾在地砖上,宛若啼血的杜鹃花。

  太皇太后盯着那抹血迹,噩梦的诡影,她心底永远的伤疤。

  

  幽居的岁月,时光慢得仿佛凝滞,又快得转瞬即逝。

  转眼,又是一年盛夏,本该烈日煌煌、骄阳似火,可我抬眼看到的却是浓郁如墨的阴云,胸口也跟着阵阵发闷,只觉整座皇城好似在海浪中颠沛的船,随时都会被倾覆。

  “太后,不好了!皇上、皇上他……您快过去吧!”刘欣身边的内官急匆匆地跑来,满脸惊惶。

  待我赶到寝殿时,殿内的宫娥内侍已经开始啜泣,刘欣脸色灰白,似一抹正被阴霾侵蚀的白云。

  “欣儿……”

  刘欣扯了扯我的衣袖,嘴唇微动,我俯下身听着他虚弱的呼吸:“玉玺、我放在董贤那了,你、”

  “你知道我的,从来只想着躲避纷争,心都幽闭了,何苦再入是非。”我牵了牵嘴角,一丝倦怠的苦笑。

  他又碰了碰我的手,示意我摘下刘骜给他的黑玉龙纹指环,那是帝王之物,或许能免我一死。

  “欣儿别担心了,你答应的事,全都做好了。”我轻轻摇头,伸手抚他微烫的额头,像儿时陪合德入睡般轻哄:“欣儿不怕,母后在呢,安心睡吧……”

  

  “给她灌下去!”

  “不用劳烦了。”我拿起漆盘上的赤铜酒杯,一饮而尽,毒酒的苦味灼着咽喉,却有种解脱的轻松:“不是说让我去守陵么,快启程吧。”

  十八年了,我太久没看到皇城外的天空,竟比记忆中愈加灰蒙……我醉得太晚了,所有人都已经梦醒,只留我在这世间迷离……

  “就扔在这吧。太皇太后吩咐了,别离陵寝太近,免得先帝来生还要遇见她。”

  一股剧痛涌上胸口,随即漫延至全身,我仿佛被剪断所有情丝牵绊的人偶,倦怠地躺在地上,看着灰暗的天色,一点一点,将自己湮进无边的孤寂。

  “宜儿!”温柔缱绻的呼唤恍如隔世,可惜我的思绪已经开始涣散,只嗅见浅浅淡淡的杜若花香。

  微凉的唇落在我的唇上,我没有力气阻止,只挣扎着吐出一句呻吟:“有毒……”

  “宜儿,你知道我命运的谶言是什么吗?十五岁那年,我会遇到一个女子,对她一见倾心,从此痴迷。三十岁那年,我会同她死在一起。”

  “我一直担着这受了诅咒的命运,小心翼翼,直到遇见了你,我愿意倾心痴迷,生死相依。”庆安世抱着我,缓缓朝幽香深处走去,而后,应是躺进了一口棺木中。

  这早就备好的归宿,里面铺满了层层花瓣,馨香柔软得好似睡在云丛中。他摸索着,将我们两人的手腕系紧,是那夜在合宫舟上的喜纱吗?

  “安世,现下清醒还来得及。”哀痛的声音响起,我轻轻一颤,其实早已说不出话,庆安世却仍怕我拒绝般,用吻封住了我的唇。

  “谢谢兄长送我这程。”

  “我知道宜儿累了,我们睡个够,想梦多久就多久……”他在我耳畔轻语,死亡临近,却依然温柔至极。

  我用最后的力气回吻了他,泪珠滑落,凝着唇上的血迹,染下一抹朱砂。

  “宜儿,来世我有这印记寻你。”

  “嗯。”我闭上眼睛,虽不知晓来世会有怎样的相遇和别离,但我知道,绝不会残缺孤寂。宛若此生,看似悲伤凄迷,却也缱绻温情,知心相惜……

  

  (完)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