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因为害怕被孤立,而硬着头皮去“合群”

  原创慧思泉涌2天前我要分享

  人是群体性很强的生物,多数人喜欢在群体活动中寻找安全感。但是在群体中,为了迎合其他人,个人的能量会被严重削弱。

  男生阿海一直都是很健康、很阳光、很上进的形象,读书时是学霸,课余还喜欢学习学科以外的知识,每天还挤出一个小时运动健身。这样的好形象让他很受欢迎。阿海找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企业。他在技术部门工作,工作之余,资格比他老的同事喜欢凑在一起打牌。阿海希望能早日被群体接纳,所以,同事一招 呼,他就加入进去。

  让阿海吃惊的是,这些毕业于高等名校的同事们对打牌会那么痴迷,不仅晚上会相约聚到一起打牌,周末也打牌,甚至去工地,也会忙里偷闲到附近的小公园里凑一桌。阿海不得不跟着打牌到昏天黑地,虽然心里一直有退出的想法,可是,大家都这么干,若自己退出,会被大家认为自命清高。在男人世界里,虽然 没那么多闲话,但若是被大家认定为自命清高,那做起事来无疑会遭受诸多本可以避免的挫折。

  这么一来,女朋友想见阿海一面都很难,怨言不少:说好的 一起努力,去考研,阿海根本没时间复习;说好的一起奋斗,买房子,现在却忙于打牌。对此,阿海解释说:“我又不是去约会其他女人,也不是玩手机,玩大型网络游戏,更没有赌博,只是大家无聊,凑一起打牌而已。打牌又不是搓麻将,一坐大半天, 打牌随时可以解散。”

  “你随时解散了吗?”

  “怎么能说走就走?那不是很不合群?”

  “是打牌重要,还是我重要?认为我比打牌重要的话,就戒掉牌瘾!”

  “你怎么变得这么不通情达理?我根本就没有上瘾,但是新到一个单位,不得跟大家搞好关系?”

  “搞好关系又不是只有打牌一条路!”

  “但是,在我们部门,大家只是爱好打牌,没别的搞好关系的路子。”

  “你坚持这么颓废下去,咱们就别在一起了,一拍两 散吧。”

  ……

  后来,阿海跳槽了,也就不打牌了。不过,新的科室里,年轻人又有另一种合群的方式,一起玩大型网络游戏。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阿海没加入他们的“游戏”。虽然显得有些不合群,但是阿海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倒也没有被孤立的感觉。

  原来,“合不合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用去“合群”的时间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天长日久,有所长进,有点成就,让大家刮目相看,高攀唯恐不及,哪里还会去想你这个人“合不合群”。

  有一种“合群”是自己没有很强烈的意愿,但是被人裹挟着 “合群”,是被逼的。

  小慧家境一般,很乖很听话,她拼尽全力考上本省的一所普通大学。读完大学,赶紧找工作,以减轻父母的压力,接济还在读初中的弟弟。但是,想得到一份有编制的工作太难了,必须考试,还得考第一名才有机会。而小慧考不过别人,也没有足够的钱去参加机构举办的各种考试培训,所以,找的工作也只是临时 的,收入不高,月薪才2400元,要吃饭,还要交房租。小慧很节俭,房子与人合租一间,每月房租、水电费等分摊500多元;吃饭,自己动手用小电磁炉做,每天控制在15元以内;至于买衣服,每个季度买一件打到最低折的。这样她才能每月省下1000多元钱给家里。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所在的科室主任很喜欢 搞“团结”,就连新来的临时工也要“团结”;喜欢所有人都合群,不喜欢有人落单。

  小慧自知经济条件不能跟别人比,所以,平时小心翼翼的,不随便吃别人东西——因为她无以为报。但是,科室主任很热情,经常把自己去各地旅游带回来的特色小吃拿来请大家吃,小慧不敢凑近,主任就送到她面前,说:“客气啥?在这一间办公室里,大家都是自己人。”主任都这么说了,小慧也不好过分推辞,不然显得自己太傲慢。所以,她就接过一块云南鲜花饼。从这以后,主任每次带东西来请大家吃,都少不了给小慧一份。时间久了,小慧也就习惯了。

  上班一个月后,有一天下班之后,主任说:“今天我请大家吃饭。”小慧不明白为啥要请吃饭,就问比自己早半年来的一个女生,那女生说:“这是这儿的传统,一个月聚餐一次。主任喜欢请客,开始都是她请大家,后来,大家也不好意思,决定每人轮流做东一次。我们有10个人,每月一次,10个月轮一次,也还可以,不算太重的负担。一个人出去吃大餐,几乎不可能,人多凑一桌,就可以吃得又多又好。赚钱嘛,就是要享受生活,花出去的钱才是属于自己的,不然,赚到的钱都不是自己的,以后,还不知道会被谁用掉。”她说得一套一套的,好有道理。有钱,谁不想享受生活?但目前状态下,小慧没法做到。

  这事儿可把小慧纠结坏了,她做不到10个月后拿出一两千块钱请客。那是她寄回家一两个月的生活费,是弟弟的读书钱。

  小慧满脸歉意地跟主任说自己就不去跟大家一块儿吃饭了,因为自己一向不习惯在热闹场合吃饭。主任哈哈一笑,热情地说:“那可不行!你是新来的,我还从来没请过你,一定要请你!再说,我们科室都很团结,我可不能给别人把柄,说我不团结新员工。而且,你要学会与人交往,要合群,不管将来去什么单位,合群是最重要的。合群意识要从现在开始培养。你不能不给我这个面子。”小慧无言以对。主任又说:“去,一定要去。到时候,你要是感觉不舒服,我开车送你回家。”“不用不用, 那太麻烦了……”

  小慧只好跟着去了。席上,大家都很开心地吃喝说笑,只有她,心里忧愁极了,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去了一次,就不能不去第二次,然后就有第三次,第四次……一个一个轮下来,距离小慧请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小慧越想越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在她将要请客的那个月,她做出了一个痛苦且愧疚的决定——辞职了。

  大家面面相觑:小慧怎么了?有人欺负她吗?没有啊!她找到别的工作了吗?好像也没有听她说。难道,是因为不想请客?所以,溜了?这也太滑稽了吧?可是,事实好像就是这样的。

  于是,各种蔑视纷纷出笼:小慧竟然是这样的人……无法想象……太有心机了……看她老老实实的……想不到,只会占别人的便宜,不肯回报……竟然用辞职来逃避,也是绝了……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人跟人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隔膜。

  如果像阿海那样,自己想“合群”,自己承担“合群”的后 果也就罢了;像小慧那样有实际困难,却被迫“合群”的,也得承担后果,就难为人了。

  每个人都有保持独立的权利,也应该拥有自愿选择“合不合群”的自由。

  本文摘自书籍《你的善良,不是拿来妥协的》

  作者:李建珍

  版权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书籍名称、作者以及来源公号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人是群体性很强的生物,多数人喜欢在群体活动中寻找安全感。但是在群体中,为了迎合其他人,个人的能量会被严重削弱。

  男生阿海一直都是很健康、很阳光、很上进的形象,读书时是学霸,课余还喜欢学习学科以外的知识,每天还挤出一个小时运动健身。这样的好形象让他很受欢迎。阿海找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企业。他在技术部门工作,工作之余,资格比他老的同事喜欢凑在一起打牌。阿海希望能早日被群体接纳,所以,同事一招 呼,他就加入进去。

  让阿海吃惊的是,这些毕业于高等名校的同事们对打牌会那么痴迷,不仅晚上会相约聚到一起打牌,周末也打牌,甚至去工地,也会忙里偷闲到附近的小公园里凑一桌。阿海不得不跟着打牌到昏天黑地,虽然心里一直有退出的想法,可是,大家都这么干,若自己退出,会被大家认为自命清高。在男人世界里,虽然 没那么多闲话,但若是被大家认定为自命清高,那做起事来无疑会遭受诸多本可以避免的挫折。

  这么一来,女朋友想见阿海一面都很难,怨言不少:说好的 一起努力,去考研,阿海根本没时间复习;说好的一起奋斗,买房子,现在却忙于打牌。对此,阿海解释说:“我又不是去约会其他女人,也不是玩手机,玩大型网络游戏,更没有赌博,只是大家无聊,凑一起打牌而已。打牌又不是搓麻将,一坐大半天, 打牌随时可以解散。”

  “你随时解散了吗?”

  “怎么能说走就走?那不是很不合群?”

  “是打牌重要,还是我重要?认为我比打牌重要的话,就戒掉牌瘾!”

  “你怎么变得这么不通情达理?我根本就没有上瘾,但是新到一个单位,不得跟大家搞好关系?”

  “搞好关系又不是只有打牌一条路!”

  “但是,在我们部门,大家只是爱好打牌,没别的搞好关系的路子。”

  “你坚持这么颓废下去,咱们就别在一起了,一拍两 散吧。”

  ……

  后来,阿海跳槽了,也就不打牌了。不过,新的科室里,年轻人又有另一种合群的方式,一起玩大型网络游戏。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阿海没加入他们的“游戏”。虽然显得有些不合群,但是阿海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倒也没有被孤立的感觉。

  原来,“合不合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用去“合群”的时间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天长日久,有所长进,有点成就,让大家刮目相看,高攀唯恐不及,哪里还会去想你这个人“合不合群”。

  有一种“合群”是自己没有很强烈的意愿,但是被人裹挟着 “合群”,是被逼的。

  小慧家境一般,很乖很听话,她拼尽全力考上本省的一所普通大学。读完大学,赶紧找工作,以减轻父母的压力,接济还在读初中的弟弟。但是,想得到一份有编制的工作太难了,必须考试,还得考第一名才有机会。而小慧考不过别人,也没有足够的钱去参加机构举办的各种考试培训,所以,找的工作也只是临时 的,收入不高,月薪才2400元,要吃饭,还要交房租。小慧很节俭,房子与人合租一间,每月房租、水电费等分摊500多元;吃饭,自己动手用小电磁炉做,每天控制在15元以内;至于买衣服,每个季度买一件打到最低折的。这样她才能每月省下1000多元钱给家里。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所在的科室主任很喜欢 搞“团结”,就连新来的临时工也要“团结”;喜欢所有人都合群,不喜欢有人落单。

  小慧自知经济条件不能跟别人比,所以,平时小心翼翼的,不随便吃别人东西——因为她无以为报。但是,科室主任很热情,经常把自己去各地旅游带回来的特色小吃拿来请大家吃,小慧不敢凑近,主任就送到她面前,说:“客气啥?在这一间办公室里,大家都是自己人。”主任都这么说了,小慧也不好过分推辞,不然显得自己太傲慢。所以,她就接过一块云南鲜花饼。从这以后,主任每次带东西来请大家吃,都少不了给小慧一份。时间久了,小慧也就习惯了。

  上班一个月后,有一天下班之后,主任说:“今天我请大家吃饭。”小慧不明白为啥要请吃饭,就问比自己早半年来的一个女生,那女生说:“这是这儿的传统,一个月聚餐一次。主任喜欢请客,开始都是她请大家,后来,大家也不好意思,决定每人轮流做东一次。我们有10个人,每月一次,10个月轮一次,也还可以,不算太重的负担。一个人出去吃大餐,几乎不可能,人多凑一桌,就可以吃得又多又好。赚钱嘛,就是要享受生活,花出去的钱才是属于自己的,不然,赚到的钱都不是自己的,以后,还不知道会被谁用掉。”她说得一套一套的,好有道理。有钱,谁不想享受生活?但目前状态下,小慧没法做到。

  这事儿可把小慧纠结坏了,她做不到10个月后拿出一两千块钱请客。那是她寄回家一两个月的生活费,是弟弟的读书钱。

  小慧满脸歉意地跟主任说自己就不去跟大家一块儿吃饭了,因为自己一向不习惯在热闹场合吃饭。主任哈哈一笑,热情地说:“那可不行!你是新来的,我还从来没请过你,一定要请你!再说,我们科室都很团结,我可不能给别人把柄,说我不团结新员工。而且,你要学会与人交往,要合群,不管将来去什么单位,合群是最重要的。合群意识要从现在开始培养。你不能不给我这个面子。”小慧无言以对。主任又说:“去,一定要去。到时候,你要是感觉不舒服,我开车送你回家。”“不用不用, 那太麻烦了……”

  小慧只好跟着去了。席上,大家都很开心地吃喝说笑,只有她,心里忧愁极了,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去了一次,就不能不去第二次,然后就有第三次,第四次……一个一个轮下来,距离小慧请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小慧越想越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在她将要请客的那个月,她做出了一个痛苦且愧疚的决定——辞职了。

  大家面面相觑:小慧怎么了?有人欺负她吗?没有啊!她找到别的工作了吗?好像也没有听她说。难道,是因为不想请客?所以,溜了?这也太滑稽了吧?可是,事实好像就是这样的。

  于是,各种蔑视纷纷出笼:小慧竟然是这样的人……无法想象……太有心机了……看她老老实实的……想不到,只会占别人的便宜,不肯回报……竟然用辞职来逃避,也是绝了……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人跟人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隔膜。

  如果像阿海那样,自己想“合群”,自己承担“合群”的后 果也就罢了;像小慧那样有实际困难,却被迫“合群”的,也得承担后果,就难为人了。

  每个人都有保持独立的权利,也应该拥有自愿选择“合不合群”的自由。

  本文摘自书籍《你的善良,不是拿来妥协的》

  作者:李建珍

  版权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书籍名称、作者以及来源公号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