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永王爱打马球,马球只能骑马?唐朝女性更爱骑它

   赵子虫谈历史

  《长安十二时辰》中有一情节,张小敬与狼卫打斗醒来之后,发现发现闻染和王韫秀都消失了踪影。

  张小敬判断是永王手下,熊火帮的人掳走了王韫秀。

  便让檀琪去给永王传话,当时永王正在打马球,并且技艺精湛,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在此能看出,马球运动在唐代已经发展的很繁荣。

  事实上,唐朝除了统治民主、文化开放之外,体育事业也空前发展。

  其中马球便是一项宫廷内外经常性的、深受众多人喜欢的体育运动。

  不仅宫中设置有球场,许多城市甚至军中都有设置。

  马球为唐朝多位皇帝喜欢之体育运动。

  且经常携带文武大臣及妃子、宫女一起运动、比赛。

  《旧唐书》记载:“寒食节,上与诸将击鞠于内殿”。

  意思就是说皇帝于各位将军在内殿马球场举行比赛。

  穆宗的儿子敬宗也自幼喜欢打球、游猎等活动。

  继位当皇帝后,依然保持着此娱乐习惯,且修筑了多处球场。

  自古官场逢君之恶的人不在少数,各地藩镇得知皇上此爱好后,纷纷培养并进献马球名将,陪皇帝进行比赛娱乐活动。

  《敬宗纪》载:长庆四年,“丁未,御中和殿击球,赐教坊乐工绫绢三千五百匹。戊申,击球于飞龙院”。

  此记载说明,飞龙院中和殿这几处均设置有球场,应该为敬宗所敕令建造,因为敬宗十分喜欢球类等体育活动。

  飞龙院球场更是设在大明宫玄武门与重玄门之间。

  由于敬宗喜好打球及各类体育活动,宫中许多人常陪同敬宗打球。

  许多地方官员还进献了不少马球名将,与众多高档运动服装。

  以便与皇帝能够接近谋面,趁机获取仕途之上的助力。

  不仅宫廷内,而在军营内也有多处马球场,军士也多进行此项运动。

  因为马球运动既可以锻炼骑兵的体质,又可以提高作战的技能。

  唐太宗认识到打马球对训练骑兵有很大的作用,命军队和皇族皇亲学打马球。

  唐玄宗李隆基在天宝六年,还诏定马球运动为官方特定军事体育运动。

  唐朝嫔妃与民间妇女,同样参与了马球运动及其他体育活动。

  但由于马球运动危险性较大、马跑的速度飞快,致使多次出现伤残事故。

  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曾有这样的描述:马球运动“小者伤面目,大者残形躯。”

  故妇女们“换马为驴”,即换骑马打球为骑驴打球。

  唐五代时,不仅男子打马球,而且女子也有打马球的记载。

  驴鞠同马球一样,受到唐代统治者的喜爱,并且非常适宜女子骑乘。

  妇女也喜欢这一项运动,由于马匹速度太快,于是便骑驴击球,谓之驴鞠。

  唐文献记载:敬宗宝历二年,“上御三殿,观两军、教坊、内园、分朋驴鞠、角抵。”可惜这样男女平等的体育运动,到了宋代、清代,又恢复了封建礼治对女性的精神枷锁。

  不许女性抛头露面,更别谈参加体育运动了。

  综上所述,唐朝为我国历史上较为辉煌的朝代,马球运动充分彰显了唐朝的强盛与文明。

  而且这项运动的内涵,也不仅限于娱乐。

  在军事与女性摆脱精神枷锁方面,都有超前的意义。

  【参考资料:《旧唐书》,《敬宗纪》,《长安十二时辰》】

  《长安十二时辰》中有一情节,张小敬与狼卫打斗醒来之后,发现发现闻染和王韫秀都消失了踪影。

  张小敬判断是永王手下,熊火帮的人掳走了王韫秀。

  便让檀琪去给永王传话,当时永王正在打马球,并且技艺精湛,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在此能看出,马球运动在唐代已经发展的很繁荣。

  事实上,唐朝除了统治民主、文化开放之外,体育事业也空前发展。

  其中马球便是一项宫廷内外经常性的、深受众多人喜欢的体育运动。

  不仅宫中设置有球场,许多城市甚至军中都有设置。

  马球为唐朝多位皇帝喜欢之体育运动。

  且经常携带文武大臣及妃子、宫女一起运动、比赛。

  《旧唐书》记载:“寒食节,上与诸将击鞠于内殿”。

  意思就是说皇帝于各位将军在内殿马球场举行比赛。

  穆宗的儿子敬宗也自幼喜欢打球、游猎等活动。

  继位当皇帝后,依然保持着此娱乐习惯,且修筑了多处球场。

  自古官场逢君之恶的人不在少数,各地藩镇得知皇上此爱好后,纷纷培养并进献马球名将,陪皇帝进行比赛娱乐活动。

  《敬宗纪》载:长庆四年,“丁未,御中和殿击球,赐教坊乐工绫绢三千五百匹。戊申,击球于飞龙院”。

  此记载说明,飞龙院中和殿这几处均设置有球场,应该为敬宗所敕令建造,因为敬宗十分喜欢球类等体育活动。

  飞龙院球场更是设在大明宫玄武门与重玄门之间。

  由于敬宗喜好打球及各类体育活动,宫中许多人常陪同敬宗打球。

  许多地方官员还进献了不少马球名将,与众多高档运动服装。

  以便与皇帝能够接近谋面,趁机获取仕途之上的助力。

  不仅宫廷内,而在军营内也有多处马球场,军士也多进行此项运动。

  因为马球运动既可以锻炼骑兵的体质,又可以提高作战的技能。

  唐太宗认识到打马球对训练骑兵有很大的作用,命军队和皇族皇亲学打马球。

  唐玄宗李隆基在天宝六年,还诏定马球运动为官方特定军事体育运动。

  唐朝嫔妃与民间妇女,同样参与了马球运动及其他体育活动。

  但由于马球运动危险性较大、马跑的速度飞快,致使多次出现伤残事故。

  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曾有这样的描述:马球运动“小者伤面目,大者残形躯。”

  故妇女们“换马为驴”,即换骑马打球为骑驴打球。

  唐五代时,不仅男子打马球,而且女子也有打马球的记载。

  驴鞠同马球一样,受到唐代统治者的喜爱,并且非常适宜女子骑乘。

  妇女也喜欢这一项运动,由于马匹速度太快,于是便骑驴击球,谓之驴鞠。

  唐文献记载:敬宗宝历二年,“上御三殿,观两军、教坊、内园、分朋驴鞠、角抵。”可惜这样男女平等的体育运动,到了宋代、清代,又恢复了封建礼治对女性的精神枷锁。

  不许女性抛头露面,更别谈参加体育运动了。

  综上所述,唐朝为我国历史上较为辉煌的朝代,马球运动充分彰显了唐朝的强盛与文明。

  而且这项运动的内涵,也不仅限于娱乐。

  在军事与女性摆脱精神枷锁方面,都有超前的意义。

  【参考资料:《旧唐书》,《敬宗纪》,《长安十二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