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程银昌丨春天里的女人

?

   06:45:31 Carol往事

  

  【原创首发】作者| 程银昌(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兰兰长得秀气,上初中时就成了男孩们追逐的目标。其中追得最紧的两个男孩是小华和小强。

  小华的父亲是大队干部,尽管小华很喜欢兰兰,一心想娶兰兰为妻。十九岁那年他跟爹娘一说,却遭到了爹娘的拒绝。因为兰兰家里穷,爹娘早给他选定了大队会计家的女儿丽丽,尽管丽丽没有兰兰漂亮,但爹娘说她俩才般配,才是门当户对的一对。

  小强没有了竞争对手,兰兰终于被他追到手。小强比小华大一个月,在班上是最要好的同学。初中毕业后,他们一块进了大队的钢窗配件厂。

  小华凭着爹爹的后台,刚进了厂里便被招进了采购组。而小强没权无势被安排到冲压车间,操作冲压车床。但是,同学加工友的关系,他们相处的极好,小华见了小强多远都喊他哥哥。

  小强结婚那天,小华陪着他去兰兰家迎娶,充当着伴郎的角色。晚上村里人不分老小,大家疯狂地闹洞房,每到关键时刻,小华都主动站出来为兰兰解围,制止了许多恶作剧的发生。兰兰从心里能感觉到小华对自己的好。

  后来,集体解体了,工厂也随之倒闭。小华凭着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到了村委会,负责村里的水电收费和机井维修。小强和众多的农村青年一样被逼无奈外出搞建筑,踏上了打工的路子。

  小强打工去了,把兰兰撇在了家中。男人不在家的日子,兰兰心里很孤独,想想和小强在一起有说有笑,一个被窝里恩恩爱爱的日子,就感到幸福,就觉得脸红,就很留恋。

  

  小强第二年要外出打工时,兰兰就缠着小强说:“我也想出去打工,咱们就可以每天在一起了,也省得彼此挂心。”小强说:“我们的两个孩子怎么办?他们正上着学,你我出去了,谁来照顾他们,如果他们上不好学,将来还是打工的?那咱不就没有希望了吗?咱的努力不就白搭了吗?”

  兰兰被小强说服了,她想想也是,就安心地在家照顾孩子吧,还有家里的老人。

  兰兰是穷家出生的孩子,知道人闲生是非,让人嚼舌头不好。她把孩子们送往学校后,就往地里跑,春种秋收,忙得不可开交。村里人都说兰兰勤快,是理家的好手。

  今年春天,老天爷恩惠百姓,在这春雨贵如油的日子里落了场透雨,把小麦催长得绿油油的。可是半月过去了,小麦该拔节的时候,该用水了,老天爷却不落雨了。

  兰兰坐不住,把三轮车推出来,把两盘软塑料管、水桶、水壶,一张钢锨往车上一放,推起来就向村外走。

  村头大槐树下,有人在玩麻将,有打的有看的,很是热闹。小华也在看牌,抬头见兰兰蹬着三轮车出来,就冲着兰兰喊:“嫂子,来歇会儿吧,别往地里跑了?小强哥不差你地里头小麦打来的那几个钱。”

  兰兰笑着说:“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咱种的小麦正赶上拨节,不想法去浇浇水,恐怕就要受委屈了。麦子也有命啊,也知道渴呀!我去渠上搭水管浇浇,救救它们。”说话间,兰兰像一阵风一样远去,小华的目光盯着兰兰的背影,像扯了根线似的张望了很久很久。

  去年秋天,兰兰去浇玉米地,小华正好从渠边经过,看到兰兰一个人又是拖管子,又是开垅堵水。他二话没说,就从渠上下来帮助兰兰。他让兰兰坐在地头看水,他负责看垅改水,一直帮兰兰把那片地浇完才离去。

  临走时小华说:“嫂子,小强哥出去打工了,再遇到啥重活,你就叫我一声,我来帮你。”

  兰兰说:“小华啊,哪能有事就麻烦你”。

  “嫂子不要见怪,我和小强是好朋友。你的地干着我心里不好受。”

  小华后边的话仿佛有些品头。兰兰一听,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红的像三月的桃花。

  龙虎湾的春天特别的美,地头核桃树上的新叶发着亮光,一群山野鹊,在树上吱吱嘎嘎地追逐着,空气里散发着清香。

  

  兰兰把水管顺在麦田里,就上渠岸上提水灌水管,把两根水管灌满后,浸放在满水的水桶里,小心翼翼地放进渠水里。快速跳下渠岸,跑到麦地里,利索地把水管封口的沙布抽开,随着一声“哗哗”的响声,清清的渠水被引进了麦田。兰兰手握钢锨,开垅、顺水,干得仔仔细细,欢欢乐乐。一会儿的功夫,身上就冒出了细汗。兰兰把外衣脱了下来,挂在地头的树枝上。红毛衣有点艳,两个乳房衬起的胸脯如梦如幻,蓝色的裤子,白色的胶鞋,修长的美腿纯真自然。

  兰兰抬头望望远处的村落,又扶手看一眼树上的野鹊,心里感到十分地快乐。不觉哼唱起了“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禾苗在农民的汗水抽穗,牛羊在牧人的笛声中成长……”

  地头有人在晃动,是小华来了。兰兰的心在跳,她低下头看着垅里的水在嗞嗞的流,挺拔的麦子在欢快地摇着身子长。

  小华走过来了,壮实的影子飘到兰兰跟前。他一把夺过兰兰手中的钢锨,在田垅里顺水、堵口、改水,小华到底是男人,干起来显得不慌不忙的,利利索索。

  春风又吹了过来,水似乎比先前快了许多。小华抬头看一眼兰兰,说:“嫂子,咱村子里数你勤快。”

  “谁说的?你家丽丽不也勤快吗?”

  “她那里能跟你相比,俺小强哥有福气啊!娶了你这样勤快的女人。”

  “你别这样夸我,你家丽丽也是好样的。兄弟啊,这两年来你帮我干了不少活。等冬天小强回来了,让他把你请到家里来,你们哥儿俩可好好喝上一顿酒。我给你们多炒几个菜……”兰兰说着,一看垅沟''哎呀!跑水了”。小华赶忙跑过来,挖起一锨肥土重重地堵住流水的口子。

  兰兰把手巾递了过去,“小华擦擦脸上的汗。”小华接手巾的同时,一下握住了兰兰的手,“嫂子你真好!”

  兰兰想挣脱小华的手,小华的目光像冒着的火,简直能把兰兰溶化了。兰兰气得胸脯急促地起伏着,她把留着的短发往后一甩,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小华,就像红岩里的江姐一样,那么严肃、那么昂扬……

  

  小华胆怯了,握兰兰的手颤颤抖抖地松开了,他扭身低着头,像只被挨了打的绿头苍蝇嗡嗡嗡地离去……

  风还在细细的吹拂,水还在田垅里默默地流着,挺拔的麦子随着风像波浪一样在翻滚着。树上的野鹊这会儿也不再叫了,双双立在枝头上,静静地看着麦田里的兰兰,仿佛在品味这春天里的女人。

  —— The End ——

  作者简介

  

  程银昌林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林州市任村镇井头村人。自幼热爱文学,尽管一生坎坷,但仍矢志不渝,坚持写作。先后在《新林州》《红旗渠文学》《红旗渠报》《芝兰园》《世纪文学》《教育期刊》《中国乡村》《太行文学》发表文章。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专业承接 个人传记 回忆录 个人出书

  培训教材 家谱村志 平台广告 商务软文

  公众平台:芝兰园

吕志勇 刘俊生 冯元庆 呼庆法

  清风幻影 行云流水

  投稿邮箱:lzmj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