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施瓦茨: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新思路 | 领航名人馆

  领航者2019.8.20我要分享(点击查看精彩视频)

  大脑是人体最复杂最重要的器官,也是人类最不了解的器官。我们连续两集采访两位以色列顶尖脑神经科学家,探讨通过提升免疫系统来治疗老年痴呆症的新思路,和压力和高脂肪饮食对我们大脑造成的影响,开启一场神秘的大脑之旅!

  这期节目首先探讨治疗老年痴呆症的新思路,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院神经免疫学的顶尖科学家Michal Schwartz米歇尔·施瓦茨,她的团队率先发现了免疫系统细胞对大脑的运转和恢复至关重要,这对于治疗老年痴呆具有重要的意义。

  领航名人馆

  米歇尔·施瓦茨

  Michal Schwartz

  1972年获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化学学士学位

  1977年获魏茨曼科学研究院化学免疫学博士学位

  1998年魏茨曼担任科学研究院神经生物学教授

  2000年被评选为“以色列年度职业女性”

  2015年获彭博医学科学卓越奖

  2016-2018年担任国际神经免疫学会主席

  2019年获以色列EMET生命科学生物医学奖

  1

  从神经修复中找出灵感,相信免疫系统可以帮助修复大脑

  米歇尔·施瓦茨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了一项研究,并开启了一个被称为神经免疫学的新的研究领域。

  当然,施瓦茨并不是第一个开始了解神经病学的人。但是她很自豪地表示,她的研究为这个领域带来了新的精神和方向。

  因为在施瓦茨的研究之前,当时学界普遍认为大脑与人体的免疫系统之间是完全隔离的,免疫系统不但不能修复大脑,甚至还会攻击大脑并引发疾病。

  

  但施瓦茨从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入手,她研究过人在受伤后的神经修复,她意识到随着医学的发展,我们人类可以逐渐移植心脏、肺部和很多重要器官,但是大脑是无法移植——一个这么珍贵、无法替换的器官组织,却不可以用人体最主要的修复系统——免疫系统系统来治疗,这是说不通的。

  

  施瓦茨也因此开始探索,是不是有可能临床医生的理解有误。施瓦茨开始认为大脑和免疫系统之间可能存在不同的关系,也从而将为这个领域带来全新的突破。2“要证明你是对的,需要努力工作”

  科学界其实是保守的。

  1998年,施瓦茨发表了第一篇文章,论证血液中的免疫细胞可以帮助修复脊髓损伤或视神经损伤和大脑的论文,这也是有人第一次在学界明确提出,免疫系統可以帮助修复大脑。

  

  像很多其它的创新一样,施瓦茨在开始时面临着大量质疑和反对。作为“学界共识”的挑战者,她在回顾自己的那一段艰难时光时也分享了自己的秘诀:“只是宣称你是对的,不会帮助你。要证明你是对的,需要努力工作。” 那段时间,施瓦茨放弃了与同行不断辩论,而是潜心研究。在2006年发表的论文中,她第一次证明免疫系统甚至能影响大脑的功能和大脑的可塑性:比如在大脑的认知能力以及如何应对精神压力,所有这些表明大脑可塑性的简单功能都依赖于免疫系统,不只是修复而已。

  

  在2010年,她迎来了另一个转折点,她发现大脑中的其它任何地方都可以从免疫系统中受益。而在2013年,她发现了大脑与免疫系统之间沟通的途径。她通过多年的努力,提供越来越多的信息与数据,不断为自己的理论添砖加瓦。3大脑与免疫系统之间存在双向沟通施瓦茨的不懈努力帮助人类理解了大脑和免疫系统之间的沟通方式,并发现大脑中的第四个脑室是大脑和免疫系统相互沟通和交流的主要场所。在这里,有需要的时候大脑会发出求助信号,而免疫系统会回应信号 “我们可以帮助你”。因此,它们之间是双向沟通。同时施瓦茨发现,随着衰老,大脑与免疫系统之间会产生沟通功能障碍。而如果可以激活这种沟通,就可以使大脑恢复活力。

  

  这促使施瓦茨开始思考,大脑衰老会增加老年痴呆症会不会是这种沟通障碍的反映,部分功能障碍是否是因为免疫系统老化或疲劳。学界从认为免疫系统无法影响大脑,到开始认为大脑依赖于免疫系统。

  4

  通过激活免疫系统治疗阿尔茨海默症

  众所周知,阿尔茨海默症是"老年痴呆症"中最常见的一种,是一种毁灭性的脑部疾病,剥夺了患者思考,记忆和推理的能力,人类目前还没有找到有效面对这种疾病的方法。

  在我国,阿尔茨海默症是增长最快的疾病之一,目前患者已经近千万,到2050年,预计中国患者人数将达到4500万,约占全球的一半。随着大面积的独生子女他们家长进入老龄,长期护理患老年痴呆的父母,对没有兄弟姐妹换班的年轻人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

  

  施瓦茨采取了激活免疫系统来修复大脑的做法,为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带来了新思路,这种方式也被学界称为免疫疗法。她将免疫疗法运用在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老年痴呆症的动物上,看到因为恢复了两个系统的沟通,而使得一些大脑功能得以恢复。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不针对阿尔茨海默氏症,而是针对免疫系统来去开展。

  施瓦茨希望就像人类现在应对糖尿病那样,可以将这种疾病从不可治愈和不断升级的疾病转变成慢性和可治疗的疾病。

  5

  希望五年之内进入临床阶段

  但什么时候新的治疗方法能进入临床,施瓦茨也说,这取决于大型制药公司的财务状况。她乐观地表示,希望五年内,大型制药公司能帮助她和研究团队的成果走到临床阶段。

  而她也开玩笑说,乐观是自己的另一个重要特点,她表示“如果不抱着乐观的态度,我不可能在科学界生存下来。这是一个竞争压力很大,需要刻苦努力,多工作、少睡觉的环境。”

  6

  过积极健康的生活,预防阿尔茨海默症

  中国人在过去30年里的预期寿命,比在过去3000年里增长得还要快。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65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占人口总数的11.9%。随着人类寿命越来越长,越来越多的人可能患上阿尔兹海默症。与此同时,现代人营养过剩带来的肥胖和充满压力的生活方式也是导致阿尔茨海默症的因素。

  

  施瓦茨认为,最有效的预防方式就是通过保持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来提高免疫力。施瓦茨也为此写了一本书,希望和大众分享自己对大脑和身体关系的认知。她希望提醒人们,在思考大脑健康时不能忽视身体,大脑的健康需要身体的健康。

  

  她希望人们尽早开展体育锻炼,保持健康的饮食习惯,维持良好的社交生活和尽量减轻压力。

  7

  科学家与母亲的身份很难平衡:唯有牺牲自己的时间

  施瓦茨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同时也是4个孩子的母亲,8个孙子的祖母。

  很多事业型女性的烦恼施瓦茨也曾经历过。她说自己有时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很好地去平衡工作与家庭,这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或方法。施瓦茨认为,每个女人都需要在放弃什么和妥协什么的地方找到自己的答案,同时代价之一就是很难给自己留出时间。

  

  施瓦茨为事业付出了很多代价,她深知减压对一个人健康的重要性,但是其实她的生活确实需要多个角色连轴转。但她也甘之如饴,她笑说,“也许是她正在做的事情给她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压力对她的负面影响吧。”

  采访的结尾施瓦茨强调,如果任何新的老年痴呆治疗方法来源于或受益于她的努力,那就是她在这一生中做出的贡献。

  8

  科学界的突破来之不易

  我们看到在基础科学、在医学领域为什么这么难取得创新突破,因为它需要有巨资的投入,需要很长的时间,还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取得突破。比如说阿尔茨海默症,全世界投入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钱都没有找到一个可能治愈的方式。

  

  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在科学领域是有一些所谓主流的声音的,当你提出一个非主流的观点时,其实会遭受到很大的压力。因为提出原有理论的人也是花了几十年才可以创建自己的一个理论体系,他们也不希望他们的理论被推翻,所以能提出与学界共识不一样的声音继续前行是非常困难的。看到米歇尔当初也是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

  

  但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典型的以色列人思维,就是不从山底直接爬到山顶,而是绕道找到一个不同的方式去解决现有的问题,比如大脑出现问题,不是针对大脑去解决大脑的问题,而是通过提升免疫系统去解决大脑的问题。我衷心希望她在这条创新的路上能更快地取得突破,让更多人受益!

  

  编辑 | 雪曼 Rita

  查看121集节目

  扫描以下二维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

  微信公众号

  carolyuying

  收藏举报投诉

  (点击查看精彩视频)

  大脑是人体最复杂最重要的器官,也是人类最不了解的器官。我们连续两集采访两位以色列顶尖脑神经科学家,探讨通过提升免疫系统来治疗老年痴呆症的新思路,和压力和高脂肪饮食对我们大脑造成的影响,开启一场神秘的大脑之旅!

  这期节目首先探讨治疗老年痴呆症的新思路,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院神经免疫学的顶尖科学家Michal Schwartz米歇尔·施瓦茨,她的团队率先发现了免疫系统细胞对大脑的运转和恢复至关重要,这对于治疗老年痴呆具有重要的意义。

  领航名人馆

  米歇尔·施瓦茨

  Michal Schwartz

  1972年获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化学学士学位

  1977年获魏茨曼科学研究院化学免疫学博士学位

  1998年魏茨曼担任科学研究院神经生物学教授

  2000年被评选为“以色列年度职业女性”

  2015年获彭博医学科学卓越奖

  2016-2018年担任国际神经免疫学会主席

  2019年获以色列EMET生命科学生物医学奖

  1

  从神经修复中找出灵感,相信免疫系统可以帮助修复大脑

  米歇尔·施瓦茨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了一项研究,并开启了一个被称为神经免疫学的新的研究领域。

  当然,施瓦茨并不是第一个开始了解神经病学的人。但是她很自豪地表示,她的研究为这个领域带来了新的精神和方向。

  因为在施瓦茨的研究之前,当时学界普遍认为大脑与人体的免疫系统之间是完全隔离的,免疫系统不但不能修复大脑,甚至还会攻击大脑并引发疾病。

  

  但施瓦茨从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入手,她研究过人在受伤后的神经修复,她意识到随着医学的发展,我们人类可以逐渐移植心脏、肺部和很多重要器官,但是大脑是无法移植——一个这么珍贵、无法替换的器官组织,却不可以用人体最主要的修复系统——免疫系统系统来治疗,这是说不通的。

  

  施瓦茨也因此开始探索,是不是有可能临床医生的理解有误。施瓦茨开始认为大脑和免疫系统之间可能存在不同的关系,也从而将为这个领域带来全新的突破。2“要证明你是对的,需要努力工作”

  科学界其实是保守的。

  1998年,施瓦茨发表了第一篇文章,论证血液中的免疫细胞可以帮助修复脊髓损伤或视神经损伤和大脑的论文,这也是有人第一次在学界明确提出,免疫系統可以帮助修复大脑。

  

  像很多其它的创新一样,施瓦茨在开始时面临着大量质疑和反对。作为“学界共识”的挑战者,她在回顾自己的那一段艰难时光时也分享了自己的秘诀:“只是宣称你是对的,不会帮助你。要证明你是对的,需要努力工作。” 那段时间,施瓦茨放弃了与同行不断辩论,而是潜心研究。在2006年发表的论文中,她第一次证明免疫系统甚至能影响大脑的功能和大脑的可塑性:比如在大脑的认知能力以及如何应对精神压力,所有这些表明大脑可塑性的简单功能都依赖于免疫系统,不只是修复而已。

  

  在2010年,她迎来了另一个转折点,她发现大脑中的其它任何地方都可以从免疫系统中受益。而在2013年,她发现了大脑与免疫系统之间沟通的途径。她通过多年的努力,提供越来越多的信息与数据,不断为自己的理论添砖加瓦。3大脑与免疫系统之间存在双向沟通施瓦茨的不懈努力帮助人类理解了大脑和免疫系统之间的沟通方式,并发现大脑中的第四个脑室是大脑和免疫系统相互沟通和交流的主要场所。在这里,有需要的时候大脑会发出求助信号,而免疫系统会回应信号 “我们可以帮助你”。因此,它们之间是双向沟通。同时施瓦茨发现,随着衰老,大脑与免疫系统之间会产生沟通功能障碍。而如果可以激活这种沟通,就可以使大脑恢复活力。

  

  这促使施瓦茨开始思考,大脑衰老会增加老年痴呆症会不会是这种沟通障碍的反映,部分功能障碍是否是因为免疫系统老化或疲劳。学界从认为免疫系统无法影响大脑,到开始认为大脑依赖于免疫系统。

  4

  通过激活免疫系统治疗阿尔茨海默症

  众所周知,阿尔茨海默症是"老年痴呆症"中最常见的一种,是一种毁灭性的脑部疾病,剥夺了患者思考,记忆和推理的能力,人类目前还没有找到有效面对这种疾病的方法。

  在我国,阿尔茨海默症是增长最快的疾病之一,目前患者已经近千万,到2050年,预计中国患者人数将达到4500万,约占全球的一半。随着大面积的独生子女他们家长进入老龄,长期护理患老年痴呆的父母,对没有兄弟姐妹换班的年轻人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

  

  施瓦茨采取了激活免疫系统来修复大脑的做法,为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带来了新思路,这种方式也被学界称为免疫疗法。她将免疫疗法运用在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老年痴呆症的动物上,看到因为恢复了两个系统的沟通,而使得一些大脑功能得以恢复。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不针对阿尔茨海默氏症,而是针对免疫系统来去开展。

  施瓦茨希望就像人类现在应对糖尿病那样,可以将这种疾病从不可治愈和不断升级的疾病转变成慢性和可治疗的疾病。

  5

  希望五年之内进入临床阶段

  但什么时候新的治疗方法能进入临床,施瓦茨也说,这取决于大型制药公司的财务状况。她乐观地表示,希望五年内,大型制药公司能帮助她和研究团队的成果走到临床阶段。

  而她也开玩笑说,乐观是自己的另一个重要特点,她表示“如果不抱着乐观的态度,我不可能在科学界生存下来。这是一个竞争压力很大,需要刻苦努力,多工作、少睡觉的环境。”

  6

  过积极健康的生活,预防阿尔茨海默症

  中国人在过去30年里的预期寿命,比在过去3000年里增长得还要快。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65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占人口总数的11.9%。随着人类寿命越来越长,越来越多的人可能患上阿尔兹海默症。与此同时,现代人营养过剩带来的肥胖和充满压力的生活方式也是导致阿尔茨海默症的因素。

  

  施瓦茨认为,最有效的预防方式就是通过保持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来提高免疫力。施瓦茨也为此写了一本书,希望和大众分享自己对大脑和身体关系的认知。她希望提醒人们,在思考大脑健康时不能忽视身体,大脑的健康需要身体的健康。

  

  她希望人们尽早开展体育锻炼,保持健康的饮食习惯,维持良好的社交生活和尽量减轻压力。

  7

  科学家与母亲的身份很难平衡:唯有牺牲自己的时间

  施瓦茨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同时也是4个孩子的母亲,8个孙子的祖母。

  很多事业型女性的烦恼施瓦茨也曾经历过。她说自己有时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很好地去平衡工作与家庭,这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或方法。施瓦茨认为,每个女人都需要在放弃什么和妥协什么的地方找到自己的答案,同时代价之一就是很难给自己留出时间。

  

  施瓦茨为事业付出了很多代价,她深知减压对一个人健康的重要性,但是其实她的生活确实需要多个角色连轴转。但她也甘之如饴,她笑说,“也许是她正在做的事情给她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压力对她的负面影响吧。”

  采访的结尾施瓦茨强调,如果任何新的老年痴呆治疗方法来源于或受益于她的努力,那就是她在这一生中做出的贡献。

  8

  科学界的突破来之不易

  我们看到在基础科学、在医学领域为什么这么难取得创新突破,因为它需要有巨资的投入,需要很长的时间,还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取得突破。比如说阿尔茨海默症,全世界投入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钱都没有找到一个可能治愈的方式。

  

  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在科学领域是有一些所谓主流的声音的,当你提出一个非主流的观点时,其实会遭受到很大的压力。因为提出原有理论的人也是花了几十年才可以创建自己的一个理论体系,他们也不希望他们的理论被推翻,所以能提出与学界共识不一样的声音继续前行是非常困难的。看到米歇尔当初也是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

  

  但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典型的以色列人思维,就是不从山底直接爬到山顶,而是绕道找到一个不同的方式去解决现有的问题,比如大脑出现问题,不是针对大脑去解决大脑的问题,而是通过提升免疫系统去解决大脑的问题。我衷心希望她在这条创新的路上能更快地取得突破,让更多人受益!

  

  编辑 | 雪曼 Rita

  查看121集节目

  扫描以下二维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

  微信公众号

  carolyu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