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女人们都希望像这部片里的女警,去修理那些施暴的男性

  2019 宽哥生活情感剧

  文 | 盛昊阳

  双男主的犯罪片车载斗量,双女主的犯罪片却难得一见,这种现象倒不仅仅局限于东亚三国的电影中。

  不过像《女警》里两位女主角,一者已婚,一者未婚,一者老鸟,一者菜鸟,既由家中男人维系着不算和睦的姑嫂关系,又同为满腹苦水、一脸郁卒的倒霉女警,明显表现出对男权社会的反抗,对职场歧视也有一肚子怨气亟待发泄,办理的案件还是男性施暴的性犯罪案件,在近期的女性电影里也可算是题材比较激进的一部。

  

  《女警》顺理成章吸引了对女权主义感兴趣的韩国女性观众,同时也招来部分男性观众的极端不满,在影片上映初期,韩国最大门户网站Naver上的影片页面就遭遇过男性观众的一波恶意刷分。

  电影的最终口碑未获影响,仍然创下观影人次超过160万的佳绩,均分高达9.02分,是因为根据CGV的受众统计,本片的女性观众占比近八成。

  女性观众的捧场无疑是《女警》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电影以男性的无能颟顸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两位女主角的不顺境遇。

  

  《女警》在港上映时,有个能让观众感到分外亲近的译名《陀枪师奶x新扎师姐》,玩梗大爆TVB剧《陀枪师姐》和杨千嬅、吴彦祖主演的《新扎师妹》。

  

  实际上,从李圣经扮演的愣头青新人身上,还能看出几分「新扎师妹」的青涩风味。罗美兰的朴美英与《陀枪师姐》中的娥姐则正好相反,娥姐由于离婚从文职转而配枪,美英反而是在婚后自愿卸下重任,成为诚山警察署信访勤务室的一员。

  婚姻境况有别,遇到的极品或废柴男人却不因时代翻页而改变。从女子刑事机动队的精英到面临失业危机的派出所大妈,婚前婚后,朴美英两种面孔的反差让人扼腕叹息。

  

  昔日敢只身对敌的王牌刑警,如今为讨好上司谄媚献上18k金手链。年轻人要么善于博取上司欢心,要么有一技之长傍身,正如戏外的罗美兰亦庄亦谐、气场强大,却在43岁的年纪才获得《女警》中的主役角色,人到中年的美英又该如何保留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是令人相当为难的问题。

  《女警》模仿了好莱坞对以往由男性主宰类型片的改造,形似于梅丽莎·麦卡锡主演的《女间谍》和与桑德拉·布洛克共演的《辣手警花》。片中刻画了多个特色鲜明的女性警员,而不仅仅是简单改换性别。

  

  《辣手警花》

  美英兼有女性的辛辣和独特幽默感,智慧的长腿大胸是「钓鱼执法」的绝佳武器,蔷薇固然是天才黑客,也会为抢到防弹少年团的演唱会门票欢呼雀跃。她们必须共同面对一件男性警员不予理会的案件,才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么,还有什么案件比「下药偷拍」更适合传达出女性帮助女性的主题?

  对于国内观众而言,《女警》的话题度主要来自上半年的「李胜利夜店事件」和「郑俊英偷拍私密视频事件」,或者延伸到近期微博大V花总发布的「防偷拍实用指南」。

  拍摄于去年的《女警》当然不是一部预言式的电影,它影射的是从1999年开始营运,到2016年才关闭的韩国色情偷拍网站Soranet,当时,韩国警方一再表示,因网站服务器位于荷兰,无法及时跟进处理。

  

  从Soranet停止营运起,关于「数码性犯罪」(digital sexual crime)的议题才登堂入室,在多个电视节目和脱口秀节目中被曝光,直到2018年韩国女性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愈演愈烈的偷拍恶行。

  「被偷拍,被下药,那为什么是她们自己的错?」朴美英严肃质问的,并非是面前的赵智慧,而是整个韩国社会冷漠旁观的男性。

  

  《女警》故意把绝大部分男性角色置于女警们的对立面,为此不惜造成种种剧情硬伤,是出于女性视角的考虑,试图颠覆男权社会的权力秩序和欲望结构,正因为男性对女性存在着天然的偏见,女警的力量才是必要的。

  这部电影可能会让男性观众感到不适,甚至让一些女性观众觉得偏激,但结局时两位主角的笑容告诉我们,要解决那些戕害女性的性犯罪案件,我们可能需要更多女警。

  文 | 盛昊阳

  双男主的犯罪片车载斗量,双女主的犯罪片却难得一见,这种现象倒不仅仅局限于东亚三国的电影中。

  不过像《女警》里两位女主角,一者已婚,一者未婚,一者老鸟,一者菜鸟,既由家中男人维系着不算和睦的姑嫂关系,又同为满腹苦水、一脸郁卒的倒霉女警,明显表现出对男权社会的反抗,对职场歧视也有一肚子怨气亟待发泄,办理的案件还是男性施暴的性犯罪案件,在近期的女性电影里也可算是题材比较激进的一部。

  

  《女警》顺理成章吸引了对女权主义感兴趣的韩国女性观众,同时也招来部分男性观众的极端不满,在影片上映初期,韩国最大门户网站Naver上的影片页面就遭遇过男性观众的一波恶意刷分。

  电影的最终口碑未获影响,仍然创下观影人次超过160万的佳绩,均分高达9.02分,是因为根据CGV的受众统计,本片的女性观众占比近八成。

  女性观众的捧场无疑是《女警》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电影以男性的无能颟顸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两位女主角的不顺境遇。

  

  《女警》在港上映时,有个能让观众感到分外亲近的译名《陀枪师奶x新扎师姐》,玩梗大爆TVB剧《陀枪师姐》和杨千嬅、吴彦祖主演的《新扎师妹》。

  

  实际上,从李圣经扮演的愣头青新人身上,还能看出几分「新扎师妹」的青涩风味。罗美兰的朴美英与《陀枪师姐》中的娥姐则正好相反,娥姐由于离婚从文职转而配枪,美英反而是在婚后自愿卸下重任,成为诚山警察署信访勤务室的一员。

  婚姻境况有别,遇到的极品或废柴男人却不因时代翻页而改变。从女子刑事机动队的精英到面临失业危机的派出所大妈,婚前婚后,朴美英两种面孔的反差让人扼腕叹息。

  

  昔日敢只身对敌的王牌刑警,如今为讨好上司谄媚献上18k金手链。年轻人要么善于博取上司欢心,要么有一技之长傍身,正如戏外的罗美兰亦庄亦谐、气场强大,却在43岁的年纪才获得《女警》中的主役角色,人到中年的美英又该如何保留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是令人相当为难的问题。

  《女警》模仿了好莱坞对以往由男性主宰类型片的改造,形似于梅丽莎·麦卡锡主演的《女间谍》和与桑德拉·布洛克共演的《辣手警花》。片中刻画了多个特色鲜明的女性警员,而不仅仅是简单改换性别。

  

  《辣手警花》

  美英兼有女性的辛辣和独特幽默感,智慧的长腿大胸是「钓鱼执法」的绝佳武器,蔷薇固然是天才黑客,也会为抢到防弹少年团的演唱会门票欢呼雀跃。她们必须共同面对一件男性警员不予理会的案件,才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么,还有什么案件比「下药偷拍」更适合传达出女性帮助女性的主题?

  对于国内观众而言,《女警》的话题度主要来自上半年的「李胜利夜店事件」和「郑俊英偷拍私密视频事件」,或者延伸到近期微博大V花总发布的「防偷拍实用指南」。

  拍摄于去年的《女警》当然不是一部预言式的电影,它影射的是从1999年开始营运,到2016年才关闭的韩国色情偷拍网站Soranet,当时,韩国警方一再表示,因网站服务器位于荷兰,无法及时跟进处理。

  

  从Soranet停止营运起,关于「数码性犯罪」(digital sexual crime)的议题才登堂入室,在多个电视节目和脱口秀节目中被曝光,直到2018年韩国女性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愈演愈烈的偷拍恶行。

  「被偷拍,被下药,那为什么是她们自己的错?」朴美英严肃质问的,并非是面前的赵智慧,而是整个韩国社会冷漠旁观的男性。

  

  《女警》故意把绝大部分男性角色置于女警们的对立面,为此不惜造成种种剧情硬伤,是出于女性视角的考虑,试图颠覆男权社会的权力秩序和欲望结构,正因为男性对女性存在着天然的偏见,女警的力量才是必要的。

  这部电影可能会让男性观众感到不适,甚至让一些女性观众觉得偏激,但结局时两位主角的笑容告诉我们,要解决那些戕害女性的性犯罪案件,我们可能需要更多女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