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等着看她有什么大本领,很快就见识到了:一顿吃四碗

灵玉看顾言安不肯带自己去战场,只能改而恳求他念在曾经主仆一场带自己一段路,这里荒无人烟的实在有些可怕。

顾言安还是摇头,但没有绝情到对她不管不顾,他从怀里掏出几块碎银扔到她面前,“后面会有马车经过的。”说完就扯起缰绳要骑马而去,可是奇了怪了,座下的马儿居然一步也不走,频频往那丫头的方向看去,一副“你不带上她我就不走半步”的架势。

他不敢相信地皱紧双眉,脸色随即变得铁青,这马到底是怎么回事?

灵玉看出了马儿的异常,心下大喜,站起来说道,“少爷,您带了我去吧,我虽然不会打仗,但我可以照顾您。”

顾言安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用力踹了座下马儿一脚,那马还是不走,他气得就想一掌把它劈了,奈何这马战功不少,跟随自己也已好多年,实在不舍。

身后士兵们都远远看着,一脸的不解,“将军怎么还不走啊,还在那里和那小子磨蹭什么呢?”

唉,实在不是他不想走,是那匹该死的马不走!

顾言安无语至极,这马向来很听他的命令,不知今天是闹哪门子的疯,居然为了一个只给它洗过一次澡的丫环和自己作对起来!

他看了灵玉一眼,许久未见,她瘦了很多,皮肤被晒得干巴巴的没了之前的水嫩,真不知道她最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不禁就可怜起她来,“跟到军队里去,脚步快点。”他决定就带着她去战场,虽然很危险,但总比她一个人四处流浪要好。

看着灵玉走到队伍里去后,顾言安扯起缰绳又要出发,可那马居然还不走,依旧频频往她的方向看去,好似想让她坐上来一样,这马可真有些得寸进尺了,顾言安气得差点背过去,扬起鞭子打它一顿后继续扯动缰绳,那马还是不走。

无奈,他只能朝身后喊,“过来,上马。”

灵玉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待明白他是让自己上马后感激得心里荡起一阵暖意,看来少爷并不如表面那么冰冷无情!

终于不用走路了,她兴奋走到黑马前,抓住马鞍往上爬,但上马这件事情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爬了大半天,她居然连马鞍都踩不上去,实在很困惑,以前看少爷总是一下子就上到马背上去的,一直还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呢。

她尝试几次都上不去后,终于向坐在上面雕塑一样的顾言安投去求助的目光。

顾言安的脸色非常臭,他皱眉看了她一眼,一脸的“你怎么事那么多”,伸手抓住她的后脖领,一下子把她拎上马背坐在自己前面,随即扯动缰绳,马儿总算欢欢喜喜带着他们出发了!

灵玉坐在那里感觉像被顾言安环抱着一样,他的怀抱宽大坚硬有力量,非常有安全感,这让她那颗许久未曾有地方可停泊的心有了依靠。

真好,不用再一个人到处流浪,不用再饥一餐饿一顿,不用再在每个夜里担惊受怕……她对身后那个给了自己一个归处的人感恩起来,想开口对他说声谢谢,但才一张嘴就吃了一嘴的沙土,咳嗽一阵后闭紧了嘴!

※ ※ ※ ※

军队在顾言安的带领下缓缓前行,士兵们都好奇他们的将军怎么会对一个瘦弱的小兄弟这般特殊对待,纷纷猜测他有什么来头或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本领。

大家很快就见识到了灵玉的“大本领”,当天晚上,他们走出那段崎岖土路后在一个山脚下停歇下来过夜,附近的村民们知道消息后给他们送来煮好的饭菜,那饭菜热气腾腾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灵玉今天还没吃到半点东西,这会早已是饥肠辘辘,端起饭碗“哗啦啦”就一连吃了三大碗。。

众将士看得目瞪口呆,一时忘了往嘴里扒饭,谁也不敢相信这位小兄弟的胃口居然这么大,纷纷猜测他小小的身板里一定蕴藏了很大的力量,应当不是一般人,终于也就明白将军特殊对待他的原因,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灵玉本来吃得有些羞愧,看到大家都投来膜拜的目光,当下便又厚着脸皮吃了一碗,打了个满意的饱嗝才放下碗筷。

顾言安看着她,颇是无语,从来也不知道这丫头这么能吃,当下就有些后悔带上她了,坐在他旁边的魁梧大汉问,“言安,这小兄弟什么来头?身板那么小,饭量居然超过了我,我听他管你叫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顾言安回,“府上一个下人,说来话长。”

魁梧大汉看他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便没再多问。

大家很快吃完饭,收拾好后就都歇下了,他们一个紧挨着一个躺着,灵玉虽是男儿打扮,却牢记自己是女儿身,男女授受不亲,她是不可能和他们扎推睡一起的,便走到旁边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躺下,总算和那些男人拉开了距离来。

夜很静,很多人都已经沉沉睡了过去,灵玉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她趴在石头上看着大家,统一的灰色军装里,有一样银白色的东西非常惹人注目,那是顾言安的盔甲,它被脱下来放在他的旁边,像一个站岗的士兵。

盔甲的主人用手当枕头,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他是一整个军队里她唯一认识的一位,那张熟悉的俊朗面容能让她感到安心。

她趴着看他,轻柔月光跳跃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一双剑眉皱着舒展不开,让人很想帮他抚平。

灵玉正看得入神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有人靠近自己,偏头一看,是一个大概20多岁的小伙子,看起来一股书生气质。

对方先开了口,“小兄弟,你也睡不着啊,我看将军对你很特殊对待,你叫什么名字呢?”

“额?”灵玉想了想回道,“我叫灵……凌宇。”

“这名字比我的霸气多了,我叫平安,我娘取的。”他裂开嘴笑,一排牙齿在夜色中白得会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