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故事】津南敌后武工队粉碎日军“米谷统治”的战斗

  【津南故事】津南敌后武工队粉碎日军“米谷统治”的战斗

  天津津南地区历来有“北国江南”之称,所产小站稻米质优异,誉满中外。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津南地区沦陷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日本侵略者对津南地区在进行残酷的武装侵略的同时还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特别是日本侵略者把津南特产──小站稻列为军粮以后,这种情况更为严重,他们在小站建立了“米谷统制会”,强行霸占稻农耕地,建立农场,培植汉奸,豢养走狗。当地农民只准种水稻,而禁止吃稻米。

  日军建立农场,霸占农民土地的手段和封建社会的跑马圈地一样,划到圈里的稻田,每亩只给几块大洋,佃农们被强行搬出。如:三合村的“增兴农场”“大和农场”“昌太农场”,新桥村的“新桥农场”,大韩庄以西的“示范农场”,翟家甸以西的“香川农场”,西小站以西的“大安农场”,东大站的“东一、东二农场”等。这些农场共占稻田10万余亩,造成无数稻农、佃农无田可耕,流离失所。日军在农场里,由少数日本人和掳来的高丽人管理,廉价雇用无田可种的稻农、佃农替他们耕种。

  日军的“米谷统制会”把天津产稻区分为7个区,建立一套完整的米谷统治机构和米谷统治制度。每区都设有米谷事务管理所,各乡又都设有“米谷组合”和“勤农队”汉奸组织。如日军在咸水沽设有“五区事务管理所”,葛沽设有“六区事务管理所”和小站的“七区事务管理所”,以及“新桥事务管理所”等七个事务管理所,均属咸水沽“米谷统制会事务管理所”管辖。每个事务所有所长1人,翻译官1人,均由日本人担任,大所内驻有日军一个小分队,有30多名日军,小所内驻有日军一个班。各所还配有保安团、勤农队等几十人,所内还圈养狼狗若干只。每所周围都高筑围墙,墙上架有电网,全副武装的日伪军士兵,昼夜站岗放哨,日伪军守备队还经常出来巡逻,白色恐怖笼罩了津南大地。

  各乡设有“米谷组合”,有合长1人,由伪乡长兼任,评议员、督办员5-7人,由地主、豪绅、恶霸担任。

  “米谷统制会”和“米谷组合”的任务就是加紧稻谷统治,强行征购农民生产的稻谷,稻农一粒不准留,一粒不准吃,全部交给“米谷统制会”。然后由区“事务管理所”和“米谷组合”发给交纳稻谷的农民认购文化米(高梁米)和混合面(豆饼、橡子面、高粱皮、黑豆等组成)的卡片。日军低价强行征购农民的稻谷,价格比市场上的棒子面还低2、3倍,却以高价配售给稻农文化米和混合面。农民一年辛辛苦苦的血汗被日军掠夺走,津南人民被日军榨干了脊髓,吸干了血。

  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面对日军的残酷统治和疯狂掠夺,津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与津南县干部武装一起,同日军的“米谷统治”进行了多种多样的斗争,给予日军的“米谷统治”以致命打击。

  全歼西小站“勤农队”

  “勤农队”是日军“米谷统制会”建立的一种武装汉奸队,各区“事务管理所”设分队,各乡设小队。大乡“勤农队”约有50-70人,小乡勤农队约有30-50人,都由汉奸、恶棍、地痞、流氓组成。它们的任务是替日军搜查、监督、控制稻农种、收、交纳稻谷。“勤农队”同日军经常走村串户,搜查农民是否窝藏稻米,是否偷吃稻米,私自买卖稻米,发现偷吃稻米的农民,就用狼狗咬。有时采取突然袭击方法把稻农集合起来,喝下日军事先准备好的药水,农民立即呕吐,如发现有吐出稻米的人,当场让狼狗活活咬死。勤农队勾结日军残害稻农的滔天罪行激起津南人民强烈愤慨。

  1944年秋,活动在津南地区的九分区武工队决定拔掉西小站“勤农队”据点,处决几个罪大恶极的汉奸,为当地群众出气撑腰。一天晚上,武工队在甜水井村开会研究,武工队长周继发根据得到的情报和大家进行周密的分析,布置了战斗方案。

  西小站“勤农队”据点设在村西北角,一排五间坐北朝南的平房,西北角房顶上设有瞭望楼,有哨兵日夜值班,房子四周新架了铁丝网,铁丝网外挖了一条护壕,防卫十分森严。村南有一条东西大道直通小站,路南是马厂减河,河南是日军大安农场,村北村西是连成一片的稻田。

  一天夜里,凉风飕飕,乌云遮月,深夜两点多钟,武工队从甜水井出发,来到西小站村东的马厂减河沿上,涉水过河。按事先部署,周队长率肖玉舟、马庆云、王俊杰3人,守住减河渡口和东西大道,以监视、阻击小站和大安农场炮楼的增援之敌。边耀祖带领张汝平、马金池、赵书光、杨克义等20多名队员,悄悄越过护壕,伏在壕沿上,张汝平、韩俊田、杨克义3人匍匐前进,来到铁丝网上,借着风声的掩护,把铁丝网剪开一个两米多宽的大口子,接着二人冲向据点,瞭望楼上的哨兵发现有人晃动,“谁”一声惊叫,连发三枪,三名武工队员就地卧倒,当时后面的武工队员误认为他们牺牲了。边耀祖见敌人哨兵已经发现,随机应变,变偷袭为强攻,他喊了一声“打”!马金池的机枪对准瞭望楼开了火,敌哨兵应声倒下。

  西小站的“勤农队”,近来几次遭到九分区武工队的打击,成了惊弓之鸟,睡觉不脱衣,枪不离身。此时,一听枪响,一个个跳下床来,拿起长短枪,从窗口向外射击。边耀祖同志一声令下,二十几个手榴弹飞进了勤农队据点,迅速爆炸。这时,随着爆炸声,张汝平、韩俊田、黄景明3名武工队员,从地上跃起,高喊:“冲呀!”借着烟雾冲向敌人,边耀祖同志带领其他武工队员一起冲杀进去。一场激战,20多个敌人,大部分被打死,剩下3个受伤的被俘。当小站警备队和大安农场炮楼发现来增援时,武工队已胜利转移。

  第二天,小站守备队队部,坐着大安、滕井等4个日军农场的场主和小站米谷统制会会长日野,他们都哭丧着脸,望着守备队长小乔。小乔双手抱着头,双目痛苦地紧闭,一声不吭,一会儿又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叹了一口气,说:“八路军太厉害了,太厉害了!稻谷你们快快收割入仓,要保住军粮,不然,你们跟我都有负天皇啊!”

  来源:天津日报·津南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