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嫁给溥杰,22岁出轨张学良,离婚后成名画家

  2019 木剑温不胜

  清末的满清贵族联姻,依旧保持着八旗之间兜来兜去的怪圈。比如溥仪的弟弟溥杰,就娶了端康太妃的侄女唐怡莹,又名唐石霞。按照辈分的话,唐怡莹还是珍妃的侄女,不过相比于她这个烈性的姑姑,唐怡莹就风流多了。

  

  珍妃死得早,唐怡莹从没见过这位姑姑的面。她小时候经常被带进宫里玩,倒是瑾妃姑姑很喜欢她,把她养在宫里面。唐怡莹和溥仪算是青梅竹马,她行事大胆,敢爱敢恨,溥仪对她也算是有情。不过就在唐怡莹以为自己即将进宫参加选妃的时候,瑾妃却直言断了她的念想。瑾妃之所以将自己的亲侄女拦在荣华富贵前,大约是这日日夜夜的相伴,早就看出了唐怡莹有“弄权”之心。瑾妃知晓溥仪不能有后,她将“复辟”的筹码压在了溥杰身上,而溥杰的后人,也一定要来自自己的家族。

  唐怡莹和溥杰的婚姻和谐并没有维持多久,溥杰觉得唐怡莹蛮横无礼,唐怡莹几番努力都不能掌握醇亲王府大权,对溥杰开始挑刺,觉得他各方面都配不上自己。两人成日抱怨斗嘴,婚后仅仅两年这对夫妻已经名存实亡。

  

  (溥杰、唐怡莹大婚)

  1926年,溥杰遇到了来北京的张学良。溥杰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的好运,他希望借张学良之手重新开辟一条复国之路。而张学良没给他带来挖路机,却给他带来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张学良是个“实在人”,他活得够久,接触的人够多,算是一部非常全面的“民国名人秘史全集”。据他晚年回忆,那一天春天,唐怡莹和溥杰在北京饭店偶遇张学良,唐怡莹马上怂恿溥杰来家中做客。张学良来到他家,一看唐怡莹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剪贴本,上面都是几年来报纸上关于张学良的报道。这位年轻的少妇以这种惊天动地的形式对风流少帅表达爱意,少帅哪能招架的住。

  张学良和唐怡莹的这段地下恋情,一来满足了他在情爱之上敢于冒险、激流勇进的心思,二来,唐怡莹身为皇家贵族后裔,皇室的那些事情对张学良知无不言,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和八卦欲。张学良到了90岁的时候还在回忆起这段情史,对唐怡莹的所有细节都记得十分清楚。他曾洋洋得意地炫耀,唐怡莹的父亲可是堂堂驻藏大臣,他岂知这所谓的驻藏大臣只是唐怡莹用来哄骗他的谎言,她的父亲不过是工部一个小官罢了,后来还因为参与维新变法逃亡到了上海。

  

  张学良道:“我发现这个人完全是玩假的……她画的画是人家改过的,作的诗也是人家替她改的。她聪敏极了,混蛋透了。”唐怡莹没少在张学良身上下功夫,不仅以剪报纸这种低成本的方式直接撂倒这位东北小老虎,还给自己编造了那么有光彩的家世背景,让张学良晚年还在津津乐道。

  1931年,溥杰费尽心思想要进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张学良因“不抵抗”导致东北沦陷,一时间四面楚歌。这都不影响唐怡莹享受生活,在这段时期,她又结识了浙江军阀卢永祥的儿子卢筱嘉,为了和新的情人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好生活,她一辆卡车将醇亲王府的大批财物盗走。载沣听闻痛心疾首,只得用日本人做挡箭牌,说醇亲王的财物全部都已经抵押给日本了,唐怡莹才罢休。

  而张学良那边呢?根据张学良的说法,他曾经对唐怡莹动过迎娶之心,也就是说,在少帅还没有下定决心之前,她却再次出轨,将张学良撂在脑后。

  

  (张学良)

  唐怡莹和溥杰的婚姻算是彻底完了,虽然满清皇族已经不算什么皇族了,但唐怡莹接连出轨了两个名人,民国四公子她一下子沾了俩,这种耻辱溥杰是真不能忍。

  说起溥杰来也是倒霉,少年时期成日被关着,看到的女人不是家中长辈就是家中女佣,14岁看到唐怡莹第一眼就被糊里糊涂订了亲。唐怡莹算是他的初恋,然被初恋这般打击,他能相信爱情才怪,只能说碍于皇室颜面,溥杰一直没有离婚。后来日本人为了在伪满洲国插入自己的基因,希望伪满洲国将来能够诞生出亲日的小皇帝,他们放弃了无法生育的溥仪,直接瞄准了准继承人溥杰,希望溥杰娶一个日本老婆。

  溥杰是十分抗拒的,为了打消日本人的想法,他只好把唐怡莹给搬了出来,意思是:你看我都有老婆了,不能再娶一个了。那时候的唐怡莹已经卖了一部分醇亲王府的古董,在上海逍遥自在好不快活。日本人下定决心要溥杰娶日本女人,专门派人去了唐怡莹娘家,让唐怡莹的弟弟立下字据确定两人已经离婚了,为了让溥杰心服口服,他们还找来了警察厅长前来当证人。

  溥杰作为皇室宗亲当然是愤恨的,作为一个妻子,唐怡莹从来没有念及夫妻的缘分为自己争取一点点利益。国也破了家也散了,溥杰心中也是颓废得很,他任由日本人摆布娶了嵯峨家的女儿浩。可能溥杰这一生注定要遇到身有反骨的女人,这个被日本人安插到他身边的女人,竟然丝毫不顺从自己的国家,将日本人的阴谋扭转成了一场旷世恋情,和溥杰厮守到老。溥杰得到了意外的美满爱情。那么唐怡莹呢?

  

  (溥杰、嵯峨浩)

  唐怡莹在和溥杰离婚之后,全心投入了文艺事业,她的生活远离了“大嘴巴”张学良的圈子,她后来的情史再不为人所知。唐怡莹少女时受宫廷画的影响,工笔画画得非常精妙,山水也好,人物也罢,都能画出盛世的富贵太平,在那个年代,宫廷画师几乎绝技,唐怡莹凭借着一支笔竟然成了有名的画家。

  1947年,唐怡莹在中国画苑举行了各人画展,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她前往香港大学东方语言学校任教,多次在香港和台湾举行画展。经历了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唐怡莹晚年还对人说男人靠不住,还得靠自己讨生活,也是讽刺。

  

  如此,我们再看张学良说唐怡莹的那句“混蛋极了”,却另有一番韵味。张学良一生11个女人,唐怡莹的出场是富有创意、也极具“”的,简直是颠覆了张学良的三观,就算是现在的偶像剧都不敢乱用“剪贴本”这种桥段。但很快,大胆的唐怡莹就玩腻了张学良,投入了卢筱嘉的怀抱。

  有人玩笑称:唐怡莹是渣女,却也是女人的典范。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女人坏起来,也足够男人记一辈子的吧。

  清末的满清贵族联姻,依旧保持着八旗之间兜来兜去的怪圈。比如溥仪的弟弟溥杰,就娶了端康太妃的侄女唐怡莹,又名唐石霞。按照辈分的话,唐怡莹还是珍妃的侄女,不过相比于她这个烈性的姑姑,唐怡莹就风流多了。

  

  珍妃死得早,唐怡莹从没见过这位姑姑的面。她小时候经常被带进宫里玩,倒是瑾妃姑姑很喜欢她,把她养在宫里面。唐怡莹和溥仪算是青梅竹马,她行事大胆,敢爱敢恨,溥仪对她也算是有情。不过就在唐怡莹以为自己即将进宫参加选妃的时候,瑾妃却直言断了她的念想。瑾妃之所以将自己的亲侄女拦在荣华富贵前,大约是这日日夜夜的相伴,早就看出了唐怡莹有“弄权”之心。瑾妃知晓溥仪不能有后,她将“复辟”的筹码压在了溥杰身上,而溥杰的后人,也一定要来自自己的家族。

  唐怡莹和溥杰的婚姻和谐并没有维持多久,溥杰觉得唐怡莹蛮横无礼,唐怡莹几番努力都不能掌握醇亲王府大权,对溥杰开始挑刺,觉得他各方面都配不上自己。两人成日抱怨斗嘴,婚后仅仅两年这对夫妻已经名存实亡。

  

  (溥杰、唐怡莹大婚)

  1926年,溥杰遇到了来北京的张学良。溥杰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的好运,他希望借张学良之手重新开辟一条复国之路。而张学良没给他带来挖路机,却给他带来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张学良是个“实在人”,他活得够久,接触的人够多,算是一部非常全面的“民国名人秘史全集”。据他晚年回忆,那一天春天,唐怡莹和溥杰在北京饭店偶遇张学良,唐怡莹马上怂恿溥杰来家中做客。张学良来到他家,一看唐怡莹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剪贴本,上面都是几年来报纸上关于张学良的报道。这位年轻的少妇以这种惊天动地的形式对风流少帅表达爱意,少帅哪能招架的住。

  张学良和唐怡莹的这段地下恋情,一来满足了他在情爱之上敢于冒险、激流勇进的心思,二来,唐怡莹身为皇家贵族后裔,皇室的那些事情对张学良知无不言,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和八卦欲。张学良到了90岁的时候还在回忆起这段情史,对唐怡莹的所有细节都记得十分清楚。他曾洋洋得意地炫耀,唐怡莹的父亲可是堂堂驻藏大臣,他岂知这所谓的驻藏大臣只是唐怡莹用来哄骗他的谎言,她的父亲不过是工部一个小官罢了,后来还因为参与维新变法逃亡到了上海。

  

  张学良道:“我发现这个人完全是玩假的……她画的画是人家改过的,作的诗也是人家替她改的。她聪敏极了,混蛋透了。”唐怡莹没少在张学良身上下功夫,不仅以剪报纸这种低成本的方式直接撂倒这位东北小老虎,还给自己编造了那么有光彩的家世背景,让张学良晚年还在津津乐道。

  1931年,溥杰费尽心思想要进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张学良因“不抵抗”导致东北沦陷,一时间四面楚歌。这都不影响唐怡莹享受生活,在这段时期,她又结识了浙江军阀卢永祥的儿子卢筱嘉,为了和新的情人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好生活,她一辆卡车将醇亲王府的大批财物盗走。载沣听闻痛心疾首,只得用日本人做挡箭牌,说醇亲王的财物全部都已经抵押给日本了,唐怡莹才罢休。

  而张学良那边呢?根据张学良的说法,他曾经对唐怡莹动过迎娶之心,也就是说,在少帅还没有下定决心之前,她却再次出轨,将张学良撂在脑后。

  

  (张学良)

  唐怡莹和溥杰的婚姻算是彻底完了,虽然满清皇族已经不算什么皇族了,但唐怡莹接连出轨了两个名人,民国四公子她一下子沾了俩,这种耻辱溥杰是真不能忍。

  说起溥杰来也是倒霉,少年时期成日被关着,看到的女人不是家中长辈就是家中女佣,14岁看到唐怡莹第一眼就被糊里糊涂订了亲。唐怡莹算是他的初恋,然被初恋这般打击,他能相信爱情才怪,只能说碍于皇室颜面,溥杰一直没有离婚。后来日本人为了在伪满洲国插入自己的基因,希望伪满洲国将来能够诞生出亲日的小皇帝,他们放弃了无法生育的溥仪,直接瞄准了准继承人溥杰,希望溥杰娶一个日本老婆。

  溥杰是十分抗拒的,为了打消日本人的想法,他只好把唐怡莹给搬了出来,意思是:你看我都有老婆了,不能再娶一个了。那时候的唐怡莹已经卖了一部分醇亲王府的古董,在上海逍遥自在好不快活。日本人下定决心要溥杰娶日本女人,专门派人去了唐怡莹娘家,让唐怡莹的弟弟立下字据确定两人已经离婚了,为了让溥杰心服口服,他们还找来了警察厅长前来当证人。

  溥杰作为皇室宗亲当然是愤恨的,作为一个妻子,唐怡莹从来没有念及夫妻的缘分为自己争取一点点利益。国也破了家也散了,溥杰心中也是颓废得很,他任由日本人摆布娶了嵯峨家的女儿浩。可能溥杰这一生注定要遇到身有反骨的女人,这个被日本人安插到他身边的女人,竟然丝毫不顺从自己的国家,将日本人的阴谋扭转成了一场旷世恋情,和溥杰厮守到老。溥杰得到了意外的美满爱情。那么唐怡莹呢?

  

  (溥杰、嵯峨浩)

  唐怡莹在和溥杰离婚之后,全心投入了文艺事业,她的生活远离了“大嘴巴”张学良的圈子,她后来的情史再不为人所知。唐怡莹少女时受宫廷画的影响,工笔画画得非常精妙,山水也好,人物也罢,都能画出盛世的富贵太平,在那个年代,宫廷画师几乎绝技,唐怡莹凭借着一支笔竟然成了有名的画家。

  1947年,唐怡莹在中国画苑举行了各人画展,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她前往香港大学东方语言学校任教,多次在香港和台湾举行画展。经历了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唐怡莹晚年还对人说男人靠不住,还得靠自己讨生活,也是讽刺。

  

  如此,我们再看张学良说唐怡莹的那句“混蛋极了”,却另有一番韵味。张学良一生11个女人,唐怡莹的出场是富有创意、也极具“”的,简直是颠覆了张学良的三观,就算是现在的偶像剧都不敢乱用“剪贴本”这种桥段。但很快,大胆的唐怡莹就玩腻了张学良,投入了卢筱嘉的怀抱。

  有人玩笑称:唐怡莹是渣女,却也是女人的典范。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女人坏起来,也足够男人记一辈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