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大于努力”必须拥有选择的能力

  我对“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深信不疑,每当做选择的时候总是会很谨慎,总担心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不过这一点高老师给我做过调整,选择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选择都是基于当下的智慧做出的决定;

  暑假看似在放假,可能比平时更紧张更忙,孩子们假期要上很多集训班,想要孩子在暑期提高一些的家长大有人在,于是暑假各种夏令营、培训、补习、考级把孩子的时间安排的很满;

  在7月份还有一群人很忙,那就是每个学校的招生工作,从幼儿园到大学,招生工作是在考试结束之后一项大事件;

  回老家一周,有两个亲戚的小孩今年中考,一个分数不上不下,上高中差几分,上中职五年专的学校绰绰有余,但是孩子报考志愿的时候很草率,随便填写了一间学校,另一个分数只有一百多,

  孩子的妈妈找到我,问我报考的相关问题,我把问题都抛给在中专工作的两个闺蜜,他们表示考分100多的就不要帮着问了,这个真的很难,我问:“为什么?”其中一个很直接的回答:“考这样的分数,来学校到时候别人问起来这个学生谁推荐来的,我丢不起这人”;

  另一位闺蜜反问我:“这些孩子的家长怎么到怎么晚才开始着急报考的事?明知道成绩差的再填报志愿的之前就应该开始找门路了。”

  我只能笑笑说:“你说呢?你带了上千号学生了,你没有发现,一般孩子有问题的家长都脱不了干系吗?孩子成绩一般家长也不操心的那基本就真的就是“顺其自然,放任自由。”

  后来在跟两边的家长沟通之后更加确定了我自己的观点,两边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说法:“我们自己也不懂,老师说怎么样做我们就怎么做,孩子不好好读书…………”听起来很谦虚的说法,其实背后就是深深的推卸责任;

  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一个负责人又懂行情的老师还好,要是遇到随意敷衍的老师那也只能自己吃哑巴亏了;

  很多家长在孩子出了问题之后就是给一个理由,“我不懂”“他不听我的”“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这些简单的理由背后其实蕴藏着无数家庭亲子问题,比如:亲密感、沟通、理解、信任等等;

  你让孩子知道“选择大于努力”但是当孩子连选择的能力,而选择的能力一方面从小培养,另一方面还需要孩子有分析的能力,知道选择的利弊,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96

  蓉榕

  

  字数 870

  我对“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深信不疑,每当做选择的时候总是会很谨慎,总担心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不过这一点高老师给我做过调整,选择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选择都是基于当下的智慧做出的决定;

  暑假看似在放假,可能比平时更紧张更忙,孩子们假期要上很多集训班,想要孩子在暑期提高一些的家长大有人在,于是暑假各种夏令营、培训、补习、考级把孩子的时间安排的很满;

  在7月份还有一群人很忙,那就是每个学校的招生工作,从幼儿园到大学,招生工作是在考试结束之后一项大事件;

  回老家一周,有两个亲戚的小孩今年中考,一个分数不上不下,上高中差几分,上中职五年专的学校绰绰有余,但是孩子报考志愿的时候很草率,随便填写了一间学校,另一个分数只有一百多,

  孩子的妈妈找到我,问我报考的相关问题,我把问题都抛给在中专工作的两个闺蜜,他们表示考分100多的就不要帮着问了,这个真的很难,我问:“为什么?”其中一个很直接的回答:“考这样的分数,来学校到时候别人问起来这个学生谁推荐来的,我丢不起这人”;

  另一位闺蜜反问我:“这些孩子的家长怎么到怎么晚才开始着急报考的事?明知道成绩差的再填报志愿的之前就应该开始找门路了。”

  我只能笑笑说:“你说呢?你带了上千号学生了,你没有发现,一般孩子有问题的家长都脱不了干系吗?孩子成绩一般家长也不操心的那基本就真的就是“顺其自然,放任自由。”

  后来在跟两边的家长沟通之后更加确定了我自己的观点,两边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说法:“我们自己也不懂,老师说怎么样做我们就怎么做,孩子不好好读书…………”听起来很谦虚的说法,其实背后就是深深的推卸责任;

  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一个负责人又懂行情的老师还好,要是遇到随意敷衍的老师那也只能自己吃哑巴亏了;

  很多家长在孩子出了问题之后就是给一个理由,“我不懂”“他不听我的”“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这些简单的理由背后其实蕴藏着无数家庭亲子问题,比如:亲密感、沟通、理解、信任等等;

  你让孩子知道“选择大于努力”但是当孩子连选择的能力,而选择的能力一方面从小培养,另一方面还需要孩子有分析的能力,知道选择的利弊,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对“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深信不疑,每当做选择的时候总是会很谨慎,总担心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不过这一点高老师给我做过调整,选择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选择都是基于当下的智慧做出的决定;

  暑假看似在放假,可能比平时更紧张更忙,孩子们假期要上很多集训班,想要孩子在暑期提高一些的家长大有人在,于是暑假各种夏令营、培训、补习、考级把孩子的时间安排的很满;

  在7月份还有一群人很忙,那就是每个学校的招生工作,从幼儿园到大学,招生工作是在考试结束之后一项大事件;

  回老家一周,有两个亲戚的小孩今年中考,一个分数不上不下,上高中差几分,上中职五年专的学校绰绰有余,但是孩子报考志愿的时候很草率,随便填写了一间学校,另一个分数只有一百多,

  孩子的妈妈找到我,问我报考的相关问题,我把问题都抛给在中专工作的两个闺蜜,他们表示考分100多的就不要帮着问了,这个真的很难,我问:“为什么?”其中一个很直接的回答:“考这样的分数,来学校到时候别人问起来这个学生谁推荐来的,我丢不起这人”;

  另一位闺蜜反问我:“这些孩子的家长怎么到怎么晚才开始着急报考的事?明知道成绩差的再填报志愿的之前就应该开始找门路了。”

  我只能笑笑说:“你说呢?你带了上千号学生了,你没有发现,一般孩子有问题的家长都脱不了干系吗?孩子成绩一般家长也不操心的那基本就真的就是“顺其自然,放任自由。”

  后来在跟两边的家长沟通之后更加确定了我自己的观点,两边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说法:“我们自己也不懂,老师说怎么样做我们就怎么做,孩子不好好读书…………”听起来很谦虚的说法,其实背后就是深深的推卸责任;

  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一个负责人又懂行情的老师还好,要是遇到随意敷衍的老师那也只能自己吃哑巴亏了;

  很多家长在孩子出了问题之后就是给一个理由,“我不懂”“他不听我的”“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这些简单的理由背后其实蕴藏着无数家庭亲子问题,比如:亲密感、沟通、理解、信任等等;

  你让孩子知道“选择大于努力”但是当孩子连选择的能力,而选择的能力一方面从小培养,另一方面还需要孩子有分析的能力,知道选择的利弊,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