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中国368天,遇上大逆风,夕阳西下才到下涝坝



  2019年7月3日,巴里坤湖海子沿乡,萨尔乔克,下涝坝乡

  

  清晨早早起来,再看看这美丽的巴里坤草原,离开营地去不远的海子沿乡,找地方吃早餐。前方的路百公里的戈壁滩,必须吃饱了再前进。

  

  

  

  离开了这里就要在戈壁滩上待几天了,真有些不舍!

  

  离开天山脚下,没有天山的护佑,就只是茫茫戈壁滩了,最近的乡也有近百公里,九点起程,不出状况晚九点可以抵达。

  

  峰燧,古人传递信号用的,类似峰火台。

  

  

  骑出十公里左右,一位七十多岁的大爷从后面追上来,老爷子从北京出发,独自一人闯新疆,一天可以骑一百多公里,太厉害了!

  前面是缓上坡,我俩骑了一段,老爷子停下拿出自带的西瓜与我分享,也为他减轻负重。礼上往来,同是骑行者,在这地方水很重要。昨天在巴里坤湖朋友送了几瓶水,我也作顺水人情,担心老爷子水不够,送了他两瓶。老爷子速度快,很快就消失在路的尽头了。

  

  

  过了萨尔乔克收费站,算正式进入戈壁滩了,起风了,风越来越大,老爷子经常休息,几次追上他,我俩都被风吹得骑不动了,只是为了目标,奋力而行!

  

  骆驼是戈壁滩上最可爱的动物了,小脑袋大眼睛,你与它们打招呼,还会回礼呢!

  

  两个多小时才前进二十二公里,笔直的路,毫无遮挡的戈壁滩,还有六七级的大风。看似平静,其实艰难!

  

  

  偶尔还遇上一股沙尘,算是调味料。

  

  

  

  

  海拔逐渐上升,直到近二千米,虽然阳光明媚,但也不觉得热。

  

  下午六点多离下涝坝还有三十多公里,没有午饭只有干粮,遇上一废弃房屋,走进侦察一番,可以勉强扎营。先休息会吃点东西,这里信号极差,思虑再三,决定继续前进寻找更好的地方。

  

  基本是一路缓下了,在一工地又遇上昨天的骑行小哥,喊了一声,我俩临时决定骑到下涝坝。

  

  进下涝坝最后三四公里居然是上坡路,我俩已经精疲力竭,但希望就在山那边。夕阳将山坡染成了金色,我俩一起追赶夕阳,终于在爬上山顶时,看到了最后的日落。

  

  

  来到城上又遇见了老爷子,一起吃了饭,然后去商店补充了食物,摸黑在城外找营地,牵运的在一废弃的加气站觅得一处避风地。

  

  今日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