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大概是因为那一排柏树生长的地方太靠近别墅的墙体了,今年开春我突然发现它们原本圆乎乎的身体,被从下面剪切掉了1/2的旁枝干,其中的一棵柏树已经渐渐枯死了,其余的四五棵也非常明显受到了剪切影响,长势不能再跟从前相比了。像温和的鲜族妇女穿惯了的肥肥大大的裙子被拦腰剪去下半截儿,暴露出来的一双腿显得更加的消瘦和干细,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裙子的上半身巧妙搭配了,不仅鲜族裙子原有的饱满的特点荡然无存,而且新形象还显得不伦不类。从春天,到夏天,每次路过那一排柏树,我都要隐隐约约地心疼一下,替它们遗憾。也许是最近的雨水下多了的缘故吧,前天路过,我突然发现在切割过的树枝断桠上,已经有新芽在冒头了,瞧见了吧!这是多么暂新的绿意,生机盎然,喷薄欲出!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这些新生长的枝芽都很小,很小,我是把手机相机镜头放大了拍的,每一个新生柏树叶片的背景都是旧伤的切口。突然想起那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粗暴锋利的锯条锯下去的那一刻,柏树一定是生疼的。用三四个月的时间疗好伤,然后在能发芽的皮下聚集全身的能量使劲扎下新根,天旱的时候还需要耐心等待雨水降临,重生之生机,像把脑袋别在腰带上的战士,一定要突出重围,一定要坚持到丰裕的雨水哗哗哗而下来的时刻。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这一抹新绿,竟然是那么的亮眼,比鲜艳的大红花还要夺目。我惊叹着这个柏树的奇迹,生命的奇迹。想想自己每天忙忙碌碌的脚步,从早到晚,从西到东,坐在公交车上,还在忙着工作,有时候,人在睡梦中,心里还在安排着未来的课时。我的新生在哪里呢?在渐渐慢下来的脚步中,越来越看清楚梦想原有的轮廓,还好,我还记得当年的初心。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如果你不注意,你可能看不到,在一列一米高深褐色树干中间,那种深褐色差不多要让人以为它们都是枯死的树干了。突然翠绿的新生的叶片蹦蹦跳跳着跃入你的眼帘,嗬!何止只有一片,是零零星星连成的一大片耶。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旧伤的切口已经被蛛网模糊。新生就在旧伤口的上方完美现身了,怎能不惊叹生命的顽强!那些没有能把我打倒的、击垮的过往,感谢它们锯下留情,如今它们俨然成就了一个装新的我,新得让我忍不住连连呼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噢!很不错哟!是真的,我已新生!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新叶点点,在枯树的皮上,可谓浓墨重彩,只要我在一点点生长,长大,长厚,柏树就是活着的。被无情地锯过的树干,褐色的粗糙树皮,零落的枯枝败叶,只要有一点两点的新绿跳出来,画风便瞬间生气勃发,栩栩如生的生命气息的流动,让大自然的怀抱淌出了动人的源泉与力量。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新绿的注脚,是除了新绿以外的所有庞杂物质。待伤口处的新生叶片郁郁葱葱时,它将密密麻麻地包住曾经的伤疤。从哪里跌倒,真的要从哪里站起来。只要你不愿意倒下,没有人能让你伏地不起的。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夏天尾声里,柏树新叶舒展着铺在空气中。谁知道那些伤口是刚刚在春天才落下的呢?生长和成长都是无法想象的机遇和力量,只有抓住了它们,奇迹就会在下一秒钟出现惊世骇俗的剧烈震撼。只要向上、向前、向光明趋近,只要精神永远是不死的,灵魂终将会被唤醒,请坚强生长吧!野蛮也是能量。

欲绝地逢生,须咬紧牙关。

小小的三个叶芽,才从柏树皮下钻出来没多久,甚至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身体完全打开,但这是希望,是充满活力的希望,经历过马上要来临的秋天,在未来的冬天里,它们将在严寒中冬眠,为下一个春天的来临储备足够的生长素,那时它们可就两岁了哈哈。